當前位置:首頁 > 文學 > 雙城記 > 師兄弟

師兄弟

來源:澳洲網 作者:湯群 時間:2019-08-21 10:51:55 點擊:

張其昌剛要出門,手機就響了“其昌啊,我是云長。嗯,我馬上過來”

張其昌想,多年沒和李云長聯系了,自己這一升局長,莫不是,,,

門鈴響處李云長推門進來,順手把兩個大禮盒放在鞋柜上。

“喲云長好久不見”其昌趕緊把他讓進屋

坐在沙發里,其昌給云長沏茶,云長拿起大紅袍,說,“好茶啊,挺貴吧。”其昌略顯尷尬,這是別人送的,平時我也舍不得喝”“留著給貴客吧,咱兩誰跟誰?”云長想攔下。“當初在團里,泡的都是茶葉末,也挺香。一個大缸子兩人用。”二十幾年前其昌和云長在同一個京劇團。其昌扮相英俊演小生。云長能翻跟頭是武生,雖然沒怎么一處搭戲,但就是特別的投緣。云長年長其昌稱他師哥,其實他們根本不是一個師傅。這時,其昌削了個蘋果遞過去,云長也不客氣,邊吃邊看,“弟妹可好,孩子呢。?”“他們都去上班了。”云長說“你倆行,都是體制內,人脈廣,孩子畢業就進了大企業。哪像我前年就領了紅本退下來,沒出息。虧的你侄女小麗爭氣,上了戲校今年也該畢業了。”

其昌感到這就是要開場求他給閨女李小麗找工作了。他說“是呀,現在誰都不容易“

云長說“你真是身在福中不知福啊,一塊兒演樣板戲那會兒我就知道你比我機靈,能成事。這不劇團解散后我當工人,你小子倒去了文化宮。從文化宮又轉到文化局當了干部”

其昌說“哪里哪里,混不好瞎混”

云長正色道“你這樣說就不對了。什么混呀混的。當初的認真勁哪去了?工宣隊外行領導內行要咱們改唱腔,你帶頭和他們對著干。寧可犯政治錯誤也不肯瞎對付”

倆人聊起了往事,說到誰在臺上翻跟頭翻到臺邊兒差點掉了下去,誰唱詞忘了,現編道白,誰臨時生病讓跑龍套的救場。山南海北一聊聊到中午,云長還是沒說來意。

其昌就留他吃飯。

“我不在你家吃,一會兒還得趕回去給閨女做飯呢“云長說著卻沒動地方接著侃大山。

其昌見他不提正事,沒有走的意思,想到下午還有個會忐忑不安又不好催促,心想可能云長自己不好意思提出來,便說:“小麗快畢業了有什么想法”一提閨女云長更來勁了“哈哈,這孩子真長臉,這幾年的功夫沒白費,成了他們戲校的尖子生。各種京劇大賽選拔總有她。”其昌說“省文藝界我倒有些熟人,孩子今后有什么事,我可以幫忙。”云長拍了一下其昌的肩膀說“師弟有你這句話我就放心了。說明我沒白惦記著你。十多年了你還是這么靠譜。行,不錯,我真高興啊。”便說邊站了起來。

其昌客氣道“吃了飯再走吧”

“不了。好,我走了啊。”

聽著云長咚咚地下樓,其昌拿起禮品袋。打開一看,原來是兩大盒靈芝。其昌一時不知說啥好,就覺得自己把人想復雜了。

這時樓梯口又傳來了咚咚的腳步聲,好像是云長的。其昌想可能剛才他沒勇氣說,就沖這靈芝不管他提啥要求我也一定要想辦法。

打開門,果然是云長。臉上冒汗,他不好意思地說:“迷路了,我繞來繞去找不到小區大門”

其昌說“瞧我這粗心,應該送送你的。”說著便陪著云長下樓。走到樓下云長去開自行車鎖,那輛車正好架在其昌的桑塔納旁邊。

其昌問“你是騎車來的?”他知道云長家住南城,從那騎車過來怎么也得一個多小時。

“是呀,騎慣了?”

“云長,你有啥事就提出來吧,能幫的我一定幫”

李云長說“沒啥,就是想過來看看你”

其昌說“十幾年都沒聯系了,你這一次上門肯定有事。你盡管說,別開不好意思”

李云長盯著其昌看了一會,似下了決心“我說出來你可別生氣”

見其昌點頭,李云長說“我昨晚做了一個夢,夢里見你得了癌癥。這一醒來心里七上八下的。知道你這幾年干的不錯,我也不想給你添堵。但這個夢太真了。實在不放心我就來了。得,看你沒事兒我就放心了。夢唄,我這人忒迷信。”登時,其昌的眼睛紅了,他一把抱住云長,叫“師哥!”

評論信息

最多輸入150字
驗證碼
條記錄 /頁  首頁   尾頁  

最受歡迎文章排行

11选5每期必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