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文學 > 雙城記 > 紅了?!

紅了?!

來源:澳洲網 作者:湯群 時間:2019-11-06 18:12:39 點擊:

歲月不饒人,它嚴酷,在惠蘭的臉上刻了一道兒又一道兒。惠蘭老了。在孫女平平的眼里她已經是個老奶奶,非常地老。頭發都在,全部銀白。牙齒都在,全是假的。耳朵都在,記性全無。別人的話她左耳朵進右耳朵出,自己的話絮絮叨叨沒完沒了。

最讓平平受不了的是奶奶就逮著她一個人啰嗦。誰叫爸爸媽媽上班去了?暑假只有平平在家陪奶奶。

奶奶說:“那年,我也就是你這個年紀,十六七歲,進了戲班。晚上給大財主唱堂會,不知咋地,就是不敢上場,腿直打顫。被師傅喝地推到了前面。臺下一片漆黑。怕呀,心突突地跳。”

平平斜歪在沙發里,漫不經心:“您唱了?”

奶奶搖頭:“沒。剛去,就演個丫環,沒詞兒。”

沉默了會兒,奶奶微微揚起了臉,陽光照在上面,把一絲笑紋給找出來了,“幾個月后又去他家,這回唱了一段。都夸我唱的好。膽子大了。”

平平還是懶懶的,半晌問了句“紅了?”

奶奶一怔。

“就是走紅了的意思。”

奶奶趕緊說“啊,哪兒那么容易的。戲班里的頭牌功夫深著呢。倒是春節我連唱了五場。得了好幾塊銀元。”

奶奶在平平臉上沒有看到預期的欣喜。連忙補充“這要是現在可值了大錢了。”

提到錢孫女來了興致,扔掉手機,湊過來“值多少錢?”

奶奶直了直身子,“一頂鳳冠。上面綴滿了寶貝。拿師父的話說那叫珠環翠繞。”

“切,奶奶,傻了吧,干嘛買帽子啊,要買就買戲服。穿在身上美美噠,這樣就出名了。對,最重要的是出名。出名就是紅。”

奶奶自顧自道“出名還是要靠真本事,靠唱。唱念做打,唱功排第一。那時我們天天吊嗓子。一天不練自個兒知道。三天不練觀眾知道。”

平平沒吭聲,坐回沙發,低頭接著刷手機。奶奶又說:“可也是,和我一起的春蘭戲不好但是扮相好,有時也能唱個A角兒。”

“那叫明明可以靠臉吃飯為什么偏偏要靠才華好嘛。”平平說:“唱什么唱啊,找個靠譜的男朋友,吃喝不愁。我們好幾個同學都去選秀,爭取上電視,當名星。完后就能嫁的好。”

奶奶當作沒聽見。當初也有富家少爺要娶惠蘭,條件是不再登臺演出,被她拒絕了。舊社會對藝人的歧視平平是不會理解的。奶奶只是說“我們那陣子也得有人捧。可說到底還得自己唱的好,唱的有味兒唱的亮,讓戲園子里的每個人都能聽的真真兒的。”

“沒人在乎真唱假唱的。現在都在家聽CD,都有后期制作,修音。”平平頗不以為然。

“修音?怎么個修法?修完了是不是都跟角兒似的?”惠蘭不解。

平平失了耐心“什么角兒不角兒的。奶奶你到底紅了沒有哇?”

奶奶不想回答這個問題。解放后她在省京劇團演了大半輩子的戲。公認的臺柱子,退休時愣是沒評上一級演員。“那年全國京劇匯演有我的“貴妃醉酒”。可是臨出發,你爺爺突然鬧病,徒弟小李替我上了北京。結果捧了個獎回來。打那以后排新戲總是她主角。我唱骨子老戲。新戲上面撥款多,能討領導的好。老戲沒幾個人懂。”

“您得唱大伙愛聽的啊,奶奶,圈粉懂嗎?”

惠蘭嘆了口氣。能耐是一回事而運氣則是另外一回事。人間的事不是講理都能講清楚的。她覺得心里堵的慌。忽然間想到那次沒唱成的“貴妃醉酒”,便哼了起來:

“海島冰輪初轉騰

見玉兔 玉兔又早東升

那冰輪離海島

乾坤分外明

皓月當空

恰便似嫦娥離月宮”還別說,整段詞清清楚楚,一字不落。嗓音不如從前但韻味猶在,喘是喘了點兒可調門兒不低。平平聽著新鮮就錄上了。奶奶接著唱:

“奴似嫦娥離月宮

好一似嫦娥下九重

清清冷落在廣寒宮

啊廣寒宮......”惠蘭好像回到了久違的舞臺。歌聲婉轉纏綿,如絲如縷,裊裊升騰,繞梁不絕 。一曲結尾,平平猛抬頭,對著奶奶的滿頭白發

瞪大眼睛,“不會吧,奶奶,“抖音”點擊過百萬。您,紅了?!”

評論信息

最多輸入150字
驗證碼
條記錄 /頁  首頁   尾頁  

最受歡迎文章排行

11选5每期必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