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文學 > 雙城記 > 童年記憶-狼崽瑪利(二)

童年記憶-狼崽瑪利(二)

來源: 作者:丁丁 時間:2019-11-20 11:55:34 點擊:

剛搬到新連隊的第二天早上,連隊的人來到野鴨灘打蘆葦,發現一只小狼崽陷進了野鴨灘沼澤里,因為是皮里娃先發現的,小狼崽就歸他收養了。被救出的小狼崽像只貓樣大,渾身都是沼澤污泥的臭味,瑟瑟發抖,目光里透出恐懼。

傍晚掌燈時分,我們幾個小伙伴去皮里娃住的臨時工棚看狼崽,狼崽被扣在了一個柳條編制的大籮筐里,皮毛已被洗刷干凈,一只胖嘟嘟的小灰狼。聽到腳步聲,它立馬變得警覺起來,對著我們呲牙咧嘴,倒豎雙耳,匍匐在地,不斷地從喉管里發出嘶啞的咆哮,使得我們不敢接近它。皮里娃告訴我們說,一整天它什么東西都不吃,怪可憐的。想放了它吧,又怕它找不到母狼,會餓死的。

第二天,我們幾個小伙伴爬山上樹跑馬廄,上竄下跳,終于捉到幾只麻雀,趕緊拿給小狼崽。它對我們的禮物視而不見,耷拉著腦袋,精神萎靡,爬在柳筐下一動不動。它不吃不喝,偶爾幾聲咆哮也變成了低吠,眼神里透出更多的無助,無奈,傷心之極!

三個月后,放暑假了,從學校回到了連隊,我們想起了小狼崽,可是,皮里娃已經由連隊分配去了一個叫“三棵樹”的旱田牧場放羊去了。

兩年后的一個元旦,連隊為皮里娃準備了一個新地窩子,聽說他要結婚了,他是蒙古人,娶得是一個維吾爾族姑娘。姑娘大眼長睫毛,鼻子高聳,自來卷長發像牽牛花藤蔓,是她先看上的皮里娃。二年不見,皮里娃胖了,更黑了,雖然如此,他仍然比連隊的蒙古人圖爾吉英氣俊朗,人高馬大。

小狼崽也回來了,緊跟在皮里娃身后,一身銀灰色的皮毛,背上明顯帶有三條黑紋。肚皮微白,毛色發亮,英俊瀟灑,精神抖擻。連隊上的人統統圍在了皮里娃的地窩子周圍,與其說是看皮里娃結婚,不如說是看狼崽,皮里娃已給它取名-瑪利。

今天,狼崽瑪利出盡了風頭,它不再咆哮,不再呲牙咧嘴,不再恐懼人群。它昂首挺胸,雙耳直豎,還不時地抖抖身體,伸直前腿,后腳并攏,直臥在地,雙眼炯炯有神,儼然一個溫文爾雅的領地王子。我們幾個小伙伴走上前去,摸摸它的皮毛,動動它地耳朵,低聲和它說著話。它也不時地對我們歪歪腦袋,眨眨眼,似乎我們誰都沒有忘記二年前相遇時的情景,彼此一點兒都不陌生。

就在這年的早春,冰雪還沒有完全融化,翻漿的泥土帶著冰渣使整個原野變得泥濘沼澤,天也總是灰蒙蒙的,雨夾雪不斷。連隊已經斷糧四天了,牲畜為了春播要加料,種子要拉回來,連隊大小上百口人家要吃飯,燃眉之急!父親只好組織槽子車隊,提前到團部突擊拉糧了。

連隊離團部30多公里的路程,初建團場沒有路,遇沼澤就拐彎,遇翻漿就推車。艱苦年代,墾荒創業,建立家園,吃苦耐勞是本色。拉糧車隊要盡快拉上糧食和種子趕回連隊,車隊的人心急如焚,趕著馬車又推又拉,人馬齊上陣,只為連隊的大人小孩不要挨餓,牲畜在春播前不要掉膘。收獲的糧食還要支援國家貧困地區,責任在肩,軍墾人義不容辭!

在返回途中,天色漸變,突然間狂風漫卷著雪團劈頭蓋臉地砸落下來,北方早春的氣候就是這樣變化多端,路更難走了,這時的車隊人馬已經是渾身泥漿,不聽聲音根本分不出誰是誰。車隊已接近沼澤地邊,四周白茫茫一片,已分不清來時的道路了。這時,皮里娃狠狠揮動著鞭子,把他的槽子車趕在了前面。他跳下車,猶豫了一下,隨即揮動馬鞭,拉著韁繩走向沼澤,狼崽瑪利緊緊尾隨在他身后。

當后面的車馬小心翼翼踉踉蹌蹌緩緩趕到沼澤邊緣時,皮里娃的車已進入沼澤,離車隊相隔十幾米遠了。突然,槽子車身重重地陷進了沼澤,皮里娃急忙轉身,用力抓住前轱轆使勁往上搬,就在這一瞬間,疲憊的車隊人馬還沒回過神來,皮里娃和他的槽子車連人帶馬被沼澤淹沒。狼崽瑪利瘋狂地嚎叫起來,旋即躍身上去一口咬住皮里娃的衣領死死不放,沼澤迅速吞沒了狼崽馬利,車隊的人驚恐地瞪大了眼睛……。

大地一片黑暗,沼澤沉靜無比,風雪仍然交加著,被沼澤吞沒的槽子車,和剛做新郎沒幾天的皮里娃,還有陪伴皮里娃在人跡罕至牧場兩年的狼崽瑪利,就這樣無聲無息地消失了。

父親發瘋般地跳入沼澤,卻被車隊的人用繩索套了出來,車隊的人雙膝跪地,淚水和雪水結成了冰溜。大家默默脫下棉帽,神情凝重,向奮不顧身上前探路的皮里娃致敬!向為友情而犧牲的狼崽瑪利致敬!還有那兩匹辛苦勞作的馬。車隊的人馬如同雕塑一般,身體久久沒有挪動,目光卻更堅定了。

每逢回憶起這段往事,我都會在心中呼喚皮里娃和狼崽瑪利!這是我童年永遠的記憶—在艱苦歲月里墾荒的兵團人。

相關閱讀:

評論信息

最多輸入150字
驗證碼
條記錄 /頁  首頁   尾頁  

最受歡迎文章排行

11选5每期必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