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文學 > 大洋筆會 > 人生之“淡味”

人生之“淡味”

來源: 作者:楚雷 時間:2019-06-14 16:50:34 點擊:

除了耳熟能詳的酸、甜、苦、辣、咸“五味”之外,人們常常忽略的還有一“味”,那才是百味之中的“味中之味”;它就是下文要談到的“淡”味——也即使大部分食物所具有的“鮮、甘、香”的“原味”。

譬如說我們吃“清蒸魚”,就是魚本身的鮮香的魚味;廣東人最普羅大眾的“白切雞”要的也是沒有任何別的湯料摻雜的“雞”味。吃素者,往往不加或少加醬料,廻味在舌的也是菜蔬的“甘甜”原味,凡此種種,這些才是食物中所值得葆有和珍稀的味道,尤其在當今提倡養生、綠色環保的氛圍下,以品嘗、攝取食物的原汁原味為主題的概念更是大行之道,無數的科研成果說明:真正有益人類健康,使之增壽延年的正是這來自“天籟之味”,即完全沒有任何外在增加成分和配料的原生狀的“淡味”食品。因為也往往只有這類“淡味”的食品,才能盡最大限度葆存下來“食材”固有的成分,其近乎于完美的營養成份才有可能被充分展現出來并為人體所吸收。

如果將“淡”味結合到生活里,那么“淡然視之,其素如菊、其淡如蘭”的處事態度就是最好的寫照,如三國蜀相諸葛亮在《戒子書》里所言的:“非淡泊名以明志,非寧靜無以致遠”。人生高遠的境界,理想的夢景都是要在以專注、寧靜,摒除世俗的各種的,諸如名、利之類的雜念的心態下才能達致的。也就是要懂得對事對人都要有一種超脫、精神知性,“有所為有所不為”的處世原則,你才能在人生的憧憬和追求上比旁人走得更遠、更完美一些。如果說人的一生就是不斷修煉品行的歷程,那么對于修行者而言,淡泊、清靜的心境,你才能培育出高雅、脫俗的情性,才能在生活中將“人”的意蘊內涵修行得較為圓滿,所謂入世修”,也就是在生活中修行,具體點說,無非就是修煉好人的生活兩個最基本的狀態:即事業與愛情,事業需透過精神知性和品行的修煉,完善和實現濟世為民,普度眾生的事業,在這種事業完成自我和社會相一致,自我須投身和融化于濟世為民的境界中,也就是說人生所追求的最高境界即“大愛”的境界。如西行取經的唐玄奘,就是放棄世俗的名利,色相權財,不辭勞苦,歷經九九八十一磨難,才取得佛法真經,開創了佛學在中國的新記元。又如推翻封建王朝,辛亥革命的領導人孫中山先生也是以蔑視富貴榮華,以持之以恒的淡定之心,堅持拯救黎民于水火之中的壯闊情懷,歷經了十次起義的血與火的拼殺,才使中國終結了長達數千年的帝制,而走上民主建國的道路。

至于個人“小愛”的修行也是人生不可或缺的一個重要部分,也只要把“小愛”修好了,“大愛”境界的才能走得更遠更完美。“小愛”,也就是說人情感生活的“愛情”元素,人之異性交往,結合之所以區別于自然界的其它的動物,就是因為人類是惟一性的,有情感的動物,也既是說人類的異性的交往、結合,應該是以愛情為歸依的,也既是說人類的兩性生活中,人們只有修行達致了“愛情”的相處,結合狀態才是真正擺脫了動物界,真正實現“人”的存在意義的理想境界。至于何謂“愛情”?我想,至少有兩點是不可或缺的:其一是精神知性為主體,也就是說倆人是以心靈共鳴而產生的情感;其二是不斷的學習和提升知識和智慧,相互促其向善,追求真理為歸依的。歷史上著名的典故,也可以說在中國數千年歷史歷代帝皇中,能在俗世的風濤駭浪中真正修煉出愛情真義的,即清朝的順治帝和董鄂妃,按史書記載:清朝順治年間的皇帝福臨,是清朝入關后的第一位皇帝,清代初期就是從他親政開始逐漸鼎盛起來,可他年少時也是個放縱聲色犬馬,虛度年華,不務正業的主,但自從董鄂妃進宮后,少年天子便轉了性,變得專情起來,并開始勤勉國家,勵精圖治,安邦治國,在中國歷朝,一個女子如若是太受皇帝寵愛,往往會胡行歹為,在歷史上留下罵名。可董鄂妃是個例外,她之所以得到順治帝的真情,不是因為她的容顏,而是因為她是順治帝的紅顏知己,順治帝在《孝獻皇后行狀》中寫道:“后至儉,不用金玉,誦《四書》及《易》已經卒業,習書未久即精,朕喻以禪學,參究若有所悟”。更為難得的是這位敏慧端良的董鄂妃不僅學有所悟,還身體力行,據順治在《端致皇后行狀》中回憶,他下朝時董鄂妃總是親自安排飲食,飯菜做好后更要先品嘗,當他批閱奏章時,董鄂妃常陪伴在他身邊,并時常勸說順治,處理政務要服人心,審判案件要慎重,連宮女太監犯錯時,她也往往為他們說情。而且他們之間相處愛情的地位是平等的,而且還有一點也為人所忽略的:順治帝和董鄂妃相知相惜很重要一點是他倆都篤信佛學,都喜愛研讀禪理,所以他倆之間的心靈相系是旁人所無法感受,所以,才有順治帝“朕喻以禪學參究若有所悟”,才有董鄂妃臨終前“佛號,噓氣而死,薨后數日,顏貌儼如平時”,因愛妃死后悲痛萬狀的順治便立意削發為僧,是中國皇朝第一個公開宣稱皈依佛門的。并僧號“行癡”,后在皇朝強大的壓力不果后,順治帝福臨郁郁寡歡,在董鄂妃病逝三個月后也撒手西去……

也就是這樣的淡泊名利,容顏等虛相,追尋純然的愛情才使順治福臨的人生變得不平凡,其愛情也為后世千萬人所仰慕和追憶,順治福臨和董鄂妃其人生的情感歷程可以稱得上修成了正果。

再如民國時期的高君宇和石評梅的愛情故事,就是現代一個將愛情和信仰追求結合一起的典范,他倆相知于拯救中國,推翻帝制的革命,相愛于共同的大同理想的追求,愛之深情之切,在追求愛情和信仰的道路上純粹而又堅持。所以高君宇寫下了“我是寶劍,我是火花。我愿生如閃電之耀亮,我愿死如彗星之迅忽”,的千古名句,而在高君宇不幸英年早逝后,石評梅為見證他倆的愛情也寫下如斯感人的話語:“生前未能相依共處,愿死后得并葬荒丘”,成就了另一段千古絕唱。

當然“小愛”中還有親情和友情,都是和愛情一樣都是在世修行不可或缺的.

因此說,依佛門的理學來看,“入世”的人修行,修的是“大愛”和“小愛”,這兩者修得好了,便是將“人道”修得圓滿,轉世再不會受六道輪回之苦,進入超凡入圣的境界。這雖然是宗教和靈性范疇的一種詮釋,但對生活在現世每天汲汲于求生度日人們而言,不也有著警悟、啟智和教益的作用嗎?

所以,對于俗世中的修行者來說“淡泊修身”的人生態度是應該倡導和持之以恒的,正如《金剛經》所言:“信心清靜,則生實相,……離一切諸相,則名諸佛”。修行得道者須以清淡之心方能達致。

相關閱讀:

評論信息

最多輸入150字
驗證碼
條記錄 /頁  首頁   尾頁  

最受歡迎文章排行

11选5每期必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