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文學 > 大洋筆會 > 背山

背山

來源:澳洲網 作者:張昧林 時間:2019-11-11 14:26:02 點擊:

【編者按】本文榮獲第十屆澳大利亞華人作家節常春藤杯散文大獎賽三等獎,根據廣大文友的要求,現予以全文刊登。其它獲獎文章也將逐篇發表,敬請關注和欣賞。


李三背著父親。

妻子,兒子攙扶著、簇擁著。沿著崎嶇不平的山路,朝山頂爬。爬上石條臺階,李三站住轉過腦袋,看著背上的父親,小聲跟父親商量。“爸,咱就到這兒吧?”趴在兒子背上打盹的父親,見兒子不走了,少氣無力地抬了抬頭,艱難地睜睜深眼窩中,兩只混濁呆滯的眼球,朝山頂掃一眼。干癟的嘴唇動了一下,從喉嚨里擠出幾個字:“站住干啥?走。”

然后,盯著兒子。李三沖妻子,兒子搖搖頭。苦笑一下,背著父親繼續朝山頂爬。小時候,脫光身子的李三,睡覺前都要鉆進父親被窩,騎在父親脊背上孫猴子大鬧“被空”小時候,杏子成熟季節,李三騎在父親肩膀上摘杏子……李三背著父親走在碎石山路上。這是他第一次背父親,這是他第一次背著父親上山,小時候都是父親背李三。那時候,父親脊背真寬廣,父親的肩膀真健壯。

然而,今天的父親……李三四歲上母親病故。父親一個人將他撫養大,培養成一名大學生。李三大學畢業后,進入南方一家工廠。跟廠里一名女子結婚生子,定居在南方城市。李三父親,這個祖祖輩輩生活居住在北方的鄉下老人。

為了不給兒子添麻煩,背井離鄉,將種地攢的一點積蓄。跟他自己,一同送到南方,交給兒子孫子。“兒啊,累,就放下爸歇歇。“父親用袖筒為兒子擦去額頭的汗滴。“爸,不累。““不累,站住干啥?”父親臉上烏云密布。“爸,山上風大,我怕您身子……”兒子站在半山腰,聽松樹上的風,看山坡上風拂動的楊樹梢,身上掠過陣陣寒意。“兒啊,爸都這樣了,還有啥怕上的,走。”父親不依,父親覺的挺委屈,父親心里話:用你辦事咋這么難呢。

李三背著骨瘦如柴的父親走在山路上,父親身子很輕,李三心情卻格外沉重。“兒啊,什么時候,陪爸回趟老家?”十年前,父親吃不慣南方的飯菜。受不了南方城市的細雨綿綿。

思念北方老家,思念老家冬暖夏涼的土窯洞,土窯洞中冬天燒得滾燙的土炕……“爸,等裝好房子,我陪您回去。”兒啊,什么時候,陪爸回老家?”五年前,父親黑夜睡覺做了個夢,夢見自己回了老家要羅山。

早上醒來,還沉在夢境中,情緒有些波動,有些失落失控,跟兒子商量。“這……”李三看著淚眼婆娑的父親,有些語塞。倆口子工薪階層,每月的房貸、孩子上學、油鹽醬醋、水費電費……“爸,等明年,我緩開些?”李三不敢看父親的眼。

父親心里一百個,一千個不情愿。但看著結結巴巴的兒子,他答應了:行,那就等明年吧,南漂十年,父親都沒有實現他的愿望,一次也沒有回去過他的北方老家。父親挺拔的背駝了,父親明亮的眼神丟了。

他每天默默地給兒子拖地、做飯、刷碗、接送孫子上學。有時候,他也會一個人爬到兒子樓房后面的望山頂上,面朝北方而坐,看著老家的方向發呆,一坐就是半天。十年后,李三還完房貸,想到陪父親回老家了。

父親的身子突然出現了情況,肺癌晚期,癌細胞擴散,臥病在床下不了地。再經不起遠路風塵,乘車坐車的勞累和折騰。“爸,快點好起來,兒子陪您回家。”握住父親皮包骨頭的手,聽著父親胸腔里一連串悶雷般滾動的咳嗽,看著父親咳出的半罐頭瓶紫色濃稠的血痰。李三腸子都悔青了。十年, 自己買房子,裝房子,還房貸……心里只顧了房子。

竟沒有陪父親回過一趟老家。重陽節前三天,父親最后的日子,執意要兒子背他到樓房后面的望山頂。“爸……”李三看著父親,緊皺眉頭。背吧,一背一扶扯,怕把父親,人,背過去。不背,父親最后的心愿。

李三背著父親走在山路上。望山不算高,大概有十二三層樓高,山路也不算太難走。除了剛開始爬山,那段石條臺階,坡陡一點外,其余一段瀝青路,一段碎石路,都是繞山而上,都是緩坡。然而,李三背著父親,走起來還是很吃力。“兒啊,本來想等重陽節那天,讓你背我上山,但,爸的身體……等不到那天了。”“爸,您說的什么話,您會好,您好起來,兒子帶您回老家。”“唉,別哄我,爸病,可腦袋不糊涂,爸這輩子是回不了老家哩。兒啊,爸走后,請把爸的骨灰,一半撒在這望山,一半埋回咱老家祖墳。這樣,爸既能留在這里陪你們,又能回老家跟你媽,你爺爺奶奶團聚。”

“爸……”李三輕輕地抬腿,穩穩地落腳,小心邁動每一步。怕踩入坑里,怕踏在樹枝上,怕踢上石頭,自己摔跤無所謂。李三主要怕把背上的老父親搖著、震著、摔了。父親已病入膏肓,等時分呢。“咱要羅山,咱家土窯洞門口那棵大槐樹,大槐樹上的喜鵲窩。

烽火臺腳下,咱那塊向陽的二梁地。東梁上咱家墳地,他們在招手,在喊我。”剛上山頂,趴在兒子脊背上打盹,奄奄一息的父親。

突然間,打了雞血似的精神煥發,挺直腰桿爬起來,面朝北方,眺望家鄉方向,自言自語起來。那眼神,那親熱勁兒,像看到他逝去的愛人,父母親。足足有十幾分鐘。而后,父親像泄了氣的皮球,耷拉腦袋閉上眼焉兒了。李三順著父親的視線看去,鱗次櫛比的城市樓房盡頭,遠山的輪廓天際間,一片迷蒙。什么也看不見。“爸,”李三背著父親站在望山頂,淚如雨下。

評論信息

最多輸入150字
驗證碼
條記錄 /頁  首頁   尾頁  

最受歡迎文章排行

11选5每期必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