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文學 > 大洋筆會 > 天皇蓋地虎

天皇蓋地虎

來源: 作者:沈志敏 時間:2019-11-14 16:03:00 點擊:

“天皇蓋地虎,寶塔鎮河妖。” 兩句臺詞從我嘴里咯嘣而出,沒有別的意思,就是覺得好聽。

被兒子打造成四句: “天皇蓋地虎,老師太糟糕;寶塔鎮河妖,打響六零炮” ,六零炮的意思是考試剛及格,這小子念書不靠譜。

當年的文藝小分隊又不是什么正規劇團,我今天演楊子榮明天演座山雕,后天可能扮胡司令或郭建光,就看劇情和角色需要。反正我認為,觀眾喜聞樂見的是威虎山上楊子榮和土匪飆黑話這場戲,還有沙家浜智斗那場戲。 誰紅誰白無所謂,大家就圖個好看。

文革結束后我考進戲劇學院深造,接觸到真正的古今中外戲劇,可謂浩瀚如海,聽得我云里霧里,例如傳統京劇的表演知識就可以講上幾天幾夜。

畢業后在文化機關混了幾年,后來我出國到了澳洲,打兩份工掙洋錢,忙得昏天黑地。把那些戲劇知識還給了老教授。但親身演過的戲,五官四肢一起入戲,難以忘懷,打工之余也哼上幾句。

奶奶的,大概繼承了我的遺傳基因,兒子考大學時偏偏不填寫牙醫律師等專業,讀了個歐美藝術系。畢業后更不靠譜,鼓吹他有自由飛翔的權利,還真考上了英國皇家戲劇學院的研究生。雖說有獎學金,但從墨爾本飛倫敦光機票錢就好幾千澳幣,莎士比亞害得我心疼了好幾天。我對他說:華人應該研究關漢卿湯顯祖梅蘭芳周信芳馬連良,你可以考老爸讀過的上海戲劇學院,再說東方航空公司去上海老有特價機票。兒子表示在英國讀研結束,還可以去上戲考博,立志三十歲成為研究東西方戲劇的學者。這番豪言壯語讓我哭笑不得,我太太盤算著銀行賬戶上還存多少錢。在上飛機前,兒子翹起大拇指對我高喊一聲:“老爸,天皇蓋地虎!”

終于熬到退休,養花種菜,后花園里成了我的新天地,無拘無束地唱一段“打虎上山”,再吼兩嗓子。

圍欄上探出鄰居老彼特白發蒼蒼的腦袋,他問我在唱什么摩登歌曲?我驕傲地說,流行歌曲檔次太低,咱唱的是京劇,中國國粹。想當年我還登過舞臺。

沒想到這一說引出了老彼特和她老婆的典故。倫敦冬天太冷,他和太太是從英國移民來的,這我知道。不知道的是,當年在倫敦舞臺上他倆演過羅密歐與朱麗葉,正宗的表演藝術家。頓時,我甘拜下風。

說著彼特中氣十足地念了幾句臺詞,我沒有全聽懂,但感覺嗓音渾厚頗有節奏感。接著他評論起我剛才的唱段,說最后喊的那兩句,比前面唱的那一段有滋味。其實他也聽不懂中文,瞎琢磨什么?他讓我把那兩句譯成英文,還要求在中文字下面標上讀音。不知啥用意?

晚上,我用半吊子英語把“天皇蓋地虎,寶塔鎮河妖。”翻譯成“God cover the tiger of land, Temple press the monster of  river.”

第二天陽光燦爛,我去他家喝早茶,呈上那段譯文。沒想到他一看就懂,“天上的上帝管住了地下的老虎,地上的廟宇又壓著河里的魔鬼。兩句臺詞真幽默。”他還說,他家那只黑貓就是小魔鬼,上躥下跳,不僅偷吃家里東西,還在街上欺負小動物,上帝已經注意到它了。正說著,那只黑貓悄無聲息地走過來,翻起白眼瞧著彼特。

以后我和彼特經常邊喝咖啡邊交流哈姆雷特和楊子榮,由于語言隔閡,雙方都一知半解。

今年風調雨順,后園里蔬菜長勢喜人,我正全神貫注地摘西紅柿,只聽見那邊高喊一聲“天皇蓋地虎”,字正腔圓,彼特的腦袋又出現在柵欄上,老家伙的嗓子真神了,蓋過八大金剛。他一抬手,遞過來一籃剛摘下的柿子。

“寶塔鎮河妖!”我也送上一袋西紅柿,威虎廳里哪來這樣友好氣氛?

“咪兒——”黑貓跳上柵欄喜洋洋走來,小魔鬼也能聽懂我倆的臺詞,上帝知否?

靈光洞穿,我突然感悟到什么?戲劇表演不僅僅是語言內容的表達,語言中的物理聲波所呈現出的音質高低和韻味美感,似乎穿越了不同語言的界限,大概還能感染動物的耳朵。我不由聯想到洋人為啥能欣賞中國京劇表演等等,頓感自己上了幾個臺階,哇?——啥時候我也成了戲劇專家?老子敢和兒子一比高低:“天皇蓋地虎!”

評論信息

最多輸入150字
驗證碼
條記錄 /頁  首頁   尾頁  

最受歡迎文章排行

11选5每期必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