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文學 > 大洋筆會 > 和解

和解

來源: 作者:夏婳 時間:2019-11-20 12:18:04 點擊:

“糟了,糟了!我要遲到了!”李玉一邊攏著頭發,一邊尋找車鑰匙。

“你真不去機場接兒子?”在廚房忙碌的老伴問。

已經找到鑰匙往車庫走的李玉回轉身賭氣的高聲道:“不去不去不去,早就說了不去的,我離正式演出就只剩兩場彩排了!”

“隨你,接不接無所謂的,只是兒子難得回家過年,大家開開心心地就好。”

李玉沒再接話,發動車子出門了,可心思卻被老伴的幾句話攪亂了。能有誰不開心兒子回家過年的呢?且不說已經大半年沒見著兒子了,這移民第一代對中國的傳統節日心底還是很在乎的。可是兒子,李玉長嘆了一口氣,萬般心酸涌上心頭。

有這樣一句話:“每個移民的生活都是一部血淚史。”李玉覺得她的也是,當年在國內公務員生活過得還可以的,之所以還是背井離鄉移民了,就是為了期待兒子有個光明燦爛的前途。他們的移民路和常人極大的不同。李玉的姨媽沒有人照顧才申請她過來的。說得殘酷真實點,李玉用免費照顧行動不便的姨媽十幾年換來了這個身份。而且期間老伴沒法在美國找到合適的工作,他們還一直兩國分居著。這些代價在李玉眼里曾經都是值得的,因為移民后的兒子學業優秀得讓李玉常常做夢都笑醒,姨媽過世后她都想好了,到時兒子上大學她就跟去陪讀,怎么著也要讓兒子將來不是醫生就是律師,不僅光宗耀祖還賺錢多多。

只是一昔之間,美夢變成了噩夢,兒子不顧李玉拼死拼活地阻攔,毅然而然按自己的想法跑去上了一所藝術院校,李玉至今都沒記住學校的名字也不去問兒子的專業。李玉不懂藝術,可她知道不是人人都做得成李安,但人人都需要吃飯的,藝術是不可以當飯吃的。

李玉的人生瞬時迷失了目標和方向。她花了很長時間才從低谷中躍出來,朋友拉她參加了京劇社,漸漸地她迷上了京劇。京劇社是由幾位專業演員組織起來的。團員大都業余,但憑著滿腔的熱情不懈地努力,劇社辦得有聲有色。不僅本市有些名氣,還經常去別的城市演出,觀眾里還有很多老外,讓李玉很有揚眉吐氣之感。雖然她的角色都不是那么重要。李玉這把年紀,練習的辛苦要翻倍,一個眼神一個動作,再到唱腔都要做到完美和諧是多么的不容易,她深深體會了“臺上十分鐘,臺下十年功,”但她依然她樂在其中。老伴開玩笑說家里現在兩個藝術家。李玉不服氣:“那怎么一樣?他需要掙錢養家的,錢途最重要!”老伴也不服氣:“人人都這么想和選擇,藝術不是都要滅絕了?”

李玉給噎得無言以對,的確如此,比如她現在的社團,如果不是新團員和資金的不斷涌入和支持,恐怕難以為繼,可這些人力物力的支持也都是在困難重重中維系著。李玉心底真不愿見到京劇——這國家戲曲的第一劇種越來越衰敗,她迫切地希望京劇可以走出國門,傳唱五大洲四大洋。自己喜歡的事情做起來的感覺確實是不同的,她這大半輩子從來沒有對事情如此投入過,并且過程如此喜樂過。工作和興趣揉合一起應該是幸福的。只是不能這么輕易就饒恕了兒子的一意孤行,要早知道這樣,他們還不如不出國,不受這么多苦。

對于李玉的不依不饒,兒子似乎一點都沒有感覺,依舊我行我素。這次故意挑春節回家,也不介意李玉不接機不做飯,還說專程來看李玉演出的,李玉嗤之以鼻:“你還聽得懂京劇?”

兒子嬉皮笑臉:“藝術是相通的你不知道?”

李玉一股莫名的感動,雖然玩笑話都這么說,可是從兒子嘴里迸出來時完全不同的:“你真覺得你媽瞎鬧的,可以和你學的可以相提并論?”

“媽,你學的是國粹呀,你知不知道?當年梅蘭芳大師到紐約演出,紐約市萬人空巷,一票難求……”

“真的,還有這事,我不知道呀,那京劇還有什么輝煌歷史?”

“容我——慢——慢——道來。”兒子忽然拉長了音調,防著京劇的腔調。

李玉忍俊不禁,那一刻她真的釋然了,她很感激兒子的選擇,這讓她也轉而尋找到了內心真實的自我,她也很感激京劇,不僅把她的人生重新涂抹得精彩,也讓她在某一個層面真正理解了兒子,與兒子有了和解……

相關閱讀:

評論信息

最多輸入150字
驗證碼
條記錄 /頁  首頁   尾頁  

最受歡迎文章排行

11选5每期必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