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文學 > 連載 > 【澳大利亞史話34】第六部分: 民主自治(1890-1900)

【澳大利亞史話34】第六部分: 民主自治(1890-1900)

來源: 作者:平民 時間:2019-09-25 12:45:57 點擊:

28.國防要求

最早聯邦協商會議始于1883年11月。由昆州的新任總理格里菲斯提議,各州在悉尼就聯邦和國防問題舉行聯席會議。第一次會議未有進一步成果。因為新州悉尼拒絕參與。

當維州總理抱怨悉尼妒忌墨爾本分開時,悉尼議員反駁,把維州看作他們丟棄的“白菜邦”(cabbage patch)。聯邦問題未能團結各州,反而加強州地方主義。雖后來勉強成立“聯邦協商會”(1885),因聯邦模式的分歧,不情愿以維州為主導州,新州和南澳隨即宣布退出。

至于有入侵危險的國防問題,各州都期待英國能直接參與解決。

聯邦問題真正有突破性進展在1887年。帕克第四次當選新州總理。 他希望把各州不同的貿易和關稅政策放一邊,以便聯合一體。國防問題凸顯出來。

英陸軍少將愛德華(James Bevan Edwards)接管英駐香港軍隊后,作出一份國防報告(1889)。他警告殖民地政府,若無聯邦統一力量,澳洲難以抵御外國入侵。

新州總理帕克讀了報告后,從民族主義“熱情”強調建立聯邦政府必要,并私下主動接觸維州和昆州政府,積極為實現澳洲團結這一目的工作。

此時民族團結情緒似乎高于帝國忠誠。因為澳洲多數人是本地人,早脫胎于從前殖民地的囚犯低端人口狀況。然而,政治家們與親英紅線,還是密切連接的。

帕克提議六個州和新西蘭各選代表開聯邦會議。新一輪議政開始。

1890年2月,五個州和新西蘭各派兩人、西澳一人在墨爾本舉行聯邦會議。

接著,1891年3月,帕克在悉尼主持各州“聯邦代表大會”,提交憲法草案。為國家統一聯合,大家能夠接受民族情緒優先于貿易政策的策略。在晚宴上,帕克向900客人致詞,為“一個民族一個目標”敬酒。

作為領導聯邦運動的大州,新州政府不愿為聯邦而犧牲自由貿易原則,新州工黨在議會有平衡權力,卻感興趣解決實際問題而非聯邦問題。

29.大眾熱情

在新州提交憲法草案討論之前,不料帕克辭去總理,而新任總理迪賓(Richard Dibbs)持反聯邦態度。聯邦問題成為政治皮球被踢到死角,擱置在一邊。僅是巴頓從帕克手接過聯邦領導權后,才又繼續推動其發展。

另一個拖延重要原因是, 從1891年起,東部各州面臨經濟大蕭條。其他州見此狀況也放緩進行。

聯邦需要本地人熱情。“澳洲本地人協會”(Australian

Natives Assocciation)于1871年在墨爾本建立。最早是個“互益社團”。成員限于本土生人。后任總理的迪金是其主要領導者。1888年,促成以1月26日 “澳洲奠基日” 作為公假日。隨后卷入支持聯邦運動。

1893年7月,這個協會組織“聯邦聯盟”,立即與新州南部建立的“聯邦聯盟”(1892)一起,負責在維州和新州之間州界鎮召開“科羅瓦(Corowa) 代表大會”。維州總理和新州部長到會。

與會代表一致贊同聯邦,要求重新制定憲法,各州選出代表討論議案。憲法需經選民“公投”表決通過。這次非官方會議的建議,新州里德任總理后主持霍巴特州聯邦聯系會議(1895),加以認可。西澳雖反對,昆州講條件,其他四個州總理同意繼續在阿德萊德會議(1897)完善。最后導致公投決定聯邦憲法。各州民間相繼成立“聯邦聯盟”,為投贊成票積極活動,貢獻極大。因此,科羅瓦被譽為“聯邦誕生地”。現當地有博物館見證這個歷史事件。

建立什么樣的聯邦,是共和還是英皇的聯邦,一直在有影響力的悉尼周刊《公報》上爭辯激烈。本地人協會一直支持一個獨立共和的聯邦。而帕克、里德和其他親英人士擔心搞成脫英的共和國。聯盟會要求民眾對聯邦憲法草案公投而作出取舍接受。

這個大眾熱情和民間提議方向,很快轉化為政治行動。1894年,里德成為新州新的自由貿易總理后,很快就發電報給各州總理,提議開會討論聯邦問題。

30.憲法草案

這個各州總理聯席會議,先在霍巴特(1895年1月)開會。其后,阿德萊德(1897年3月),悉尼(1897年9月),墨爾本(1898年1月到3月)。

新州、維州、南澳、塔州四州的代表從選民中選出,西澳代表由議會決定,而昆州此時置之度外。原因是就如何選舉上下議院議員的問題未能統一,還有北部昆士蘭要求自治獨立。

在五十個代表中,幾乎都是職業或商業背景的老政治家,僅有維州特倫斯(William Trenwith)

一人能算工人運動代表。可他并不熱心,僅是把這作為一份工作去完成。

聯邦問題各有各訴求。新州政治工黨聯盟多數代表,對聯邦問題不感興趣,甚至對曾動用軍隊鎮壓罷工的這些未來聯邦領導人表示懷疑。他們所期待的不過是,聯邦能有助于實現他們“一人一票”的口號。期待機會執政。

保守主義者擔心被新時代“新主人”(大多數)恐嚇綁架到趨同一致。自由主義者要求聯邦能捍衛個人自由。中產階級希望聯邦有力量阻止罷工發生,進而保護他們的物質利益。

大麥田區農場主和牧羊主盼望聯邦后盡早開放州邊界,有利貿易。銀行家相信聯邦政府能制止財政危機(1890-1893)的重復出現。

對內的州府邊界利益與對外的國家國防利益同等重要。

代表們反復爭論,最后就幾個原則問題達成基本協議:(一)設上議院,無論州大小或人口多少,各州代表人數均等,確保小州利益得到保證;(二)關稅統一交聯邦政府,聯邦收入的四分之三要返回各州。這個返回稅的“布洛特條約”(Braddon Blot)最后修改為十年后執行。(三)聯邦享有“特別權”(稅收、移民、海關、外交),而州政府有“居民權”(公共醫療、教育、衛生、文化)。

至于國家的聯邦權是否侵入州府的自治權,聯邦多余收入應根據人口、地理還是財政需要分配諸問題的分歧,在后來歷屆大選或公投問題上如征兵、GST,都突顯出各州與聯邦和而不同。

31.公投

聯邦代表大會通過憲法草案(1897-1898)。這個草案在1891年基礎上修訂。保持英國特色,借鑒加拿大、瑞士和美國憲法。大會要求各州進行公投,確定多數票贊同才能通過的原則。

1898年6月,東南部四個州先舉行公投。多數工黨領導人和激進分子,不贊同,認為給小州讓權不合民主,建議投反對票。人口少的州,擔心他們的權益沒有得到充分擔保,反對草案。各州都有人害怕州界自由貿易會影響本地工業。

結果新州贊同人數未過法定的八萬人數(71,412贊同,65,954反對)。因而,新州總理要求對“條款”進行修改,共有六處,五條迎合新州,如確定未來首都選址在新州范圍內,以便爭取大多數人贊同。

1899年6月,進行第二次公投,順利獲得多數贊同票。

昆州在修訂草案后,9月舉行投票,接受聯邦憲法。

西澳政府開始不搞公投,怕失去金礦區的收入。西澳金礦區卻呼吁獨立,以加入南澳來威脅。西澳政府在最后關頭,采取有條件加入聯邦的方式,要求延緩五年上交關稅,同時聯邦政府資助建一條貫通東西的鐵路運輸線。西澳在1900年7月進行最后投票,并獲得多數通過。

在此期間,巴頓、迪金等各州八位代表,除西澳外,到倫敦與英殖民地秘書長張伯倫(Joseph Chamberlan)

討論草案并獲準認可。

考慮英國情緒和鼓勵并保護英國商人到澳投資,他不滿草案里缺少條文涉及英樞密院權力。代表們只好壓抑激進的民族主義情緒,犧牲“完全獨立司法”的條款,滿足其一半要求,增寫妥協條文。若澳洲高等法院決定的是一個應有女王辦公室來判斷的問題,高院應移交案件給英樞密院裁決。

英國會1900年5月通過“澳洲聯邦憲法”。秘書長強調,這個經準許的澳洲統一體,不會從任何方面傷害和消弱英帝國的團結。

確實,英女王由其總督代表澳洲國家元首,加上樞密院具有實際權力,澳洲聯邦政府便牢牢地鎖定在不脫英的基礎上了。

32.皆大歡喜

聯邦似塊能分切的蛋糕,滿足不同群體的需要。帝國聯邦派看到爭取的目標實現;共和派見聯邦僅是走向獨立的一種形式;其他派見聯邦仍舊在女王管轄權下,并無改變任何從前與母親國的聯系。

1900年7月,維多利亞女王簽署憲法,于1901 年1月1日,起生效。

除國防外,有史家認為,受經濟蕭條、銀行倒閉尤其要擺脫倫敦金融干擾的影響,是促成后期聯邦運動的新動力。而有些史家不贊同,因為聯邦政府憲法并無太多涉及澳洲地區利益的條款。

由于新州一直堅持自由貿易的立場,實際上,其他州既能保護本地工業,又能與大市場新州進行自由貿易。他們至少可以打消經濟不利的顧慮。盡管如此,有益于經濟貿易發展,還是人們投贊成票的因素。

至于民族主義,有人強調,這只能起吸引而非推進的作用。繼承英國文化兩大豐富遺產即“帝國的驕傲”和“種族的自豪”,澳洲先輩期待在新世界南半球成為一個如美國那樣的大國,也可看作一種聯邦夢想。

迪金在《聯邦的故事》(1944年出版)認為,聯邦運動被一系列奇跡擔保,然而,整個運動的主要精神是人們的團結熱情。若無這個民族聯合情緒,僅是政治家們自我興趣的力量,運動會很快滅亡和消失。

有史家回顧歷史認為,2001年,聯邦政府進入百年大慶,雖增加民族情緒意識但缺少熱情,不同于一百年前甚至五十年前。確實,時代變了,人心也變了。

現在澳洲是一個有更多新移民加入建設的多元文化國家。人們對過去那個依附英國而建立的澳洲聯邦,自然不抱有太多的忠于皇室的“熱情”,于事于情于理都能說得過去。共和國爭論或實現,將留給未來決定。

相關閱讀:

評論信息

最多輸入150字
驗證碼
條記錄 /頁  首頁   尾頁  

最受歡迎文章排行

11选5每期必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