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文學 > 連載 > 【澳大利亞史話36】第七部分: 聯邦政府(1901-1914)

【澳大利亞史話36】第七部分: 聯邦政府(1901-1914)

來源:澳洲網 作者:平民 時間:2019-10-11 14:57:36 點擊:

7.迪金政府

當時華人家庭家族家人熟人作業,難以講究平等,無法顧及行業薪酬和工作環境,只要生意,不計勞苦,參與最有競爭的木工家具廠、洗衣廠,生意十分興隆,幾乎壟斷澳洲各州市場。打上“印記”更好賣。有人特別尋標記,找這些物廉價美華人家具。其終因受到嚴格要求,加上無新移民補充勞力,在白澳政策實施二三十年后,這些華人強勢的工商業便逐個消失了。

從保護主義者立場看,工黨要設壁壘禁止海外勞工,如同他們設關稅保護本地工業,是一個硬幣兩面。這就是為何此限制移民法的決議能在半年內速成,對外,竟成為聯邦政府一號文件。

至于原住民問題,各州和聯邦政府幾乎沒有什么分歧,確定他們不在澳洲民族人口政策的范圍內。既不是人,何須費心照顧。各州雖有名義上的土著保護機構,僅起控制監督作用。目的是保護置業者。他們允許雇主不支付工錢而支付食物這個類似奴隸制做法。有關部門強行把18歲以下孩子從父母身邊帶走,送到教會接受教育。

大量的近乎大半有白人血統的混血兒,長期經受“人鬼”不是的折磨。這些歧視政策直到1970年代結束。“被偷的孩子”到2008年才得正式道歉。

對內,聯邦政府很快制定仲裁法,并建立勞工法庭。為解決勞工糾紛,尤其超出一個州界發生的糾紛,需要聯邦政府統籌建立和解仲裁法庭。

工黨比較信賴的內閣部長金斯頓負責和解仲裁法。金斯頓要求仲裁法包括商船海員,卻未能到工黨支持,因此,他辭職,進而消弱了政府能力。

見此困難重重,身心疲憊,患上中風,巴頓于1903年9月主動宣布退休,把總理一職交給維州迪金。巴頓是最早自愿選擇退休的總理,后來有菲希爾和孟席斯。

這個早退行動似乎延長了他的壽命。之后,他到澳洲高等法院任大法官。直到1920年因心脹病突發去世。

維州迪金接替退休新州總理巴頓的職位。三個月后,他參與大選獲勝,正式擔任聯邦第二屆總理。其后,他成為三上三下的聯邦總理(1903–1910)。

他第一次任總理(1903年9月-1904年4月)提倡開放的“自由-保護主義”。這個“新保護主義”,既要維護本地州的工業,同時要維持全澳的生活標準。施行有限的市場經濟,目的是建設一個團結的民族國家社會。

8.沃森工黨

同時,強化“白澳政策”,維護一個獨立的澳洲民族。這個白色“澳洲設置”持續百年,現已被多元化社會所取代。

迪金在1904年被迫退位后,工黨沃森成為總理(1904年4月-1904年8月)。雖僅有四個月,這是世界上首次出現工黨領導的國家政府。意義非凡。

沃森(John Christian Watson, 1867-1941)出生智利,隨母親與繼父先移民到新西蘭。他個頭高1.8米,藍眼睛,一頭黑發,留胡子鬢角。演講雖不是強項,卻表現機智,講策略,口齒清晰。

十歲離開學校做鐵路工助手,后做排字工學徒。1890年,與三十歲女子結婚,當選新州貿易勞工協會(TLC)代表。1891年,成為新建立西悉尼工黨秘書,領導大選,贏得該區所有四個席位。

二十五歲,成為新州貿易勞工協會和新州工黨主席。這與他真誠人道的性情和善于與人打交道的能力有關。

工黨在聯邦政府憲法草案方面,因其憲制不民主,一直抵觸,未能參與建議。沃森起初反對憲法草案。一旦大眾公投通過,他認為,既成事實,工黨必須接受民意。

他講實際。只要工黨的目標能接近,他愿意支持非工黨的代表。如保護主義者迪金要比自由貿易者里德,更能讓工黨的改革優先。這多少與工黨強調“獨立自主達到目標”的原則相違背。

當維州鐵路工人罷工后,工黨要求通過強制性仲裁法案。政府開始不情愿,后來迪金再介紹這個有爭議法案,因工黨在國會占有多數席位,堅持修改其包括的范圍,這導致迪金辭職。

沃森組閣顯然不受工黨紀律限制。他的部長名單有曾因愛爾蘭民族運動在都柏林監禁過的西澳代表馬洪(Hugh

Mahon), 有當時年輕律師后來任總理的休斯(Billy Hughes),還任命激進的迪金保護主義者希金斯(H.B.Higgins)為司法部長。工黨僅有這位年輕律師, 需要他來輔政。許多保守派不看好沃森內閣。

9.仲裁法

盡管沃森很努力,寧可讓步也不愿讓法案任其廢棄流產。當這個“和解仲裁法”草案,因偏向工黨利益而無法通過后,沃森只能辭職。新州自由貿易者里德接任總理。

里德接替沃森后任總理(1904年8月-1905年7月),僅一年。作為新州保守的自由貿易主義代表,他組建內閣成員有保護主義和自由貿易及其各州的代表。

他要面對兩難。一邊是激進的自由貿易保護者,反對一切要“財政休戰”(fiscal truce)的法案,一邊是幾乎不信任其政府的工黨。

在其短暫總理期間,僅通過六個法案,其他處在“議而難決”的討論中。例如,當時為加快聯邦政府建立,他曾力勸代表同意選地理環境優美的新州Dalgety作為首都,未能統一思想。

然而,事有例外。最不可能的是,他的政府竟然通過“和解仲裁法”。先前為此法的通過,曾迫使三位總理辭職。這個具有歷史意義的立法延續到今。里德雖無提倡和構建之勞,卻有建立之功。

仲裁法 (arbitration)具有澳洲特色,自成文化傳統。它的建立,體現政治經濟發展“公平走”(fair go)的民族道德和風氣,成為解決工業勞資糾紛和規范就業法的雙刃劍。

工會利用罷工行為,借仲裁法庭提高工人工資,而雇主和政府用此法,固定工資甚至在1931年降低基本工資10%,以便解決經濟大蕭條后就業率問題。史家認為,二十世紀初,仲裁法,頭十年有利于穩定大多數工人的工資,其后十年便有些實質性的倒退。

在國會有六個月休會期,正值皇家委員會開始執行關稅法,里德到各州巡講,提倡破關稅壁壘,同時開始反工黨宣傳,利用一切機會打擊工黨這個“社會主義老虎”。1905年6月,僅剩一個月國會要開會,里德便知命運到頭了。

迪金積極尋求工黨支持。沃森則主動聯合各種力量,鼓勵迪金取代里德,停止其倒退行為。迪金甚至表明決意執行保護主義政策,決不與自由貿易代表聯盟。里應加外不和,里德被迫辭去總理職務,把權交給了迪金。

里德剛要離開國會,便看到迪金政府的新政治面貌。迪金與新自由貿易主義者一起,結成反對工黨的聯盟政府。

10.里德政治

自此而后,澳洲政黨的分界線不再是“財政休戰”問題,而是集中在三個新分歧方面:一是聯邦政府的權限范圍;二是從個人影響轉到內閣政治組織;三是聯邦政府對市場的收放制約的作用。

就里德的政治影響而言,不僅是在議會上反工黨理念,而且導致建立“反社會主義聯盟”和后來的“澳洲民主聯合黨”。

顯然,里德因為一味執著信念而失去執政機會,卻讓人們記住更有靈活性且善于變通的迪金。正是迪金,后來搞出反工黨的“核聚變”,重組新政黨組織。有史家認為,看結果不看過程,把迪金視為現代澳洲自由黨的祖先有誤解。里德才是這個自由黨派的思想奠基人。

里德留在國會,直到1906年大選。1909年,他離開澳洲,首任澳洲倫敦高級辦事處代表,并成功當選英國國會議員,直到1918年去世。

迪金接任里德,第二次成為聯邦總理。(1905年7月-1908年11月)。他組成聯盟黨,調解自由貿易和保護主義派系,得到工黨支持。一改其過去面對“三個板球隊”(Three elevens)同時比賽窘境。后來他成功政變,改三個為二個。

在1905-1908年期間,迪金參與倫敦帝國會議(1907),提議給澳洲一個帝國秘書名額,以便有權發表外交看法。提議遭到拒絕。他邀請美國“大白艦”訪澳洲(1908),介紹強制性的軍事訓練,表明澳洲對海軍建設重視,開啟一個澳洲愛美國的十年新時期。

迪金支持老朋友、仲裁法庭長希金斯的決策。根據其主張的“公平和合理”(fair and reasonable)的原則,在對農業機械廠哈維斯特(Harvester)的裁決(1906)案中,希金斯最早制定出澳洲“基本工資”(Basic wage)法。史家稱“新保護”(New Protection)。其原則,不是根據工廠盈利或生產狀況而是根據人的需要,判斷其能否足夠支持一個家庭或一個單身個人生存的要求。這些方面應涵蓋租房、蔬菜、面包、衣物必需品,但不包括保險、學校費用、娛樂、假日和煙酒補充物。基本工資多少不能討價,每年靠獨立機構作出評估。

1907年11月9日,澳洲首次宣布非技術工人工資一天7先令,每周2英鎊2先令。這能維持一個家庭夫婦和三個孩子的基本需求。

11.基本工資

與此同時,國會議員工資增加一倍,從300英鎊提高到600英鎊。媒體對議員增加工資不滿,卻對新州政府給予氣象專家年薪600英鎊認同。因為他的服務價值超出其付酬。

新州政府宣布殘疾人每周10先令。每年最低不少于26英鎊。1908年5月,迪金聯邦政府宣布給新作家每周1英鎊補貼金,有孩子家庭每個孩子每周10先令。

此前,新州和維州政府1901年開始給居住20年的65歲老人,每天一先令養老金。1909年7月,聯邦政府給予男人65歲女人60歲每年養老金26英鎊。條件是通過財產檢測,多除少補。

其后,1912年工黨政府給婦女產假。這個婦女權益時有取消變更的反復,到2000年后,介紹父母產休假。

基本工資有所調整。新州政府1914年調查,悉尼的基本工資需要每周2英鎊8先令,支持一個四口人之家。1931年,大蕭條時期基本工資消減10%。

從1929年的男女成人4英鎊2先令6便士和2英鎊4先令6便士,降低到3英鎊10先令和1英鎊18先令。

1934年恢復到1929年的工資水平,并根據物價指數在悉尼、阿德萊德和布里斯本增加1先令。

其后工資逐年調整。1950年10月,澳洲高院提高其15%,從7英鎊2先令到8英鎊2(6)先令。婦女工資少于男人25%。

1953年6月,男人工資提升為11鎊16先令。1967年后,高院不再把基本工資與附加的技術工資分開,采用“總工資”而非“基本工資”的概念。在新總工資上每周增加1澳元。

1974年的聯邦調查報告表明,若一家四口周薪為62.7澳元,屬貧困戶。澳洲有1百萬人生活在此貧困線下。近年2018年統計數據,貧困戶3百萬。

“貧困”線,顯然是個上下移動的概念,與時變化。要消滅貧困戶的政策雖好,卻無法實際做到。制定這類脫貧決策的政治家,僅是向民眾許愿的一種政治走秀而已。這個基本工資原則確立和一系列勞保照顧措施,表明澳洲很早就享有最基本的社會福利。鼓勵生育。聯邦政府1912年9月,給家庭出生嬰孩5英鎊獎金。

評論信息

最多輸入150字
驗證碼
條記錄 /頁  首頁   尾頁  

最受歡迎文章排行

11选5每期必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