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文學 > 連載 > 【澳大利亞史話41】第八部分:兩次世界大戰時期(1914 -1945)

【澳大利亞史話41】第八部分:兩次世界大戰時期(1914 -1945)

來源: 作者:平民 時間:2019-11-20 11:58:16 點擊:

11.希臘人

希臘政府在戰爭中從中立轉到與澳洲同一戰友后,其移民問題受到重視。自由移民自1937年進入,開始一個長達八年的移民行動。尤其德國1941年入侵并統治希臘四年。戰后大量無家可歸者和希臘內戰逃難者,澳洲政府于1952年協助他們移民,擴大社區團體。

戰后移民主要到工廠。不少人自雇辦飲食業,解決快餐供應難的問題。

希臘國內民族斗爭一直反映在社區的不同移民組織內,主要是傳統的正宗東正教與大主教管轄區(1924年建立)的內斗,進而導致共產黨領導的人民武裝與英美支持的政府武裝力量的國內戰爭(1944-1950),爭奪誰控制資產和社會領導權問題包括移民。

受冷戰影響,報紙一直持續兩類教會的意識形態斗爭。澳洲人被其官方政府和澳洲移民團體組織,邀請參加分開的民族團結紀念日,如同華僑有“十一”和“雙十”不同的國慶日。

因土耳其1974年入侵塞浦路斯島,導致那里居住希臘人移民澳洲。這年官方數據,希臘出生移民為16萬,主要集中在郊區,占其人口87%。他們被要求多元化,鼓勵拋棄前輩的包袱,發揮其政治影響力包括藝術體育運動,同時保留其特征明顯的文化傳統。

在1955年工黨大分裂中,他們填補其空隙,在雙邊的主流政府建立一個講希臘語的政黨分部,如工黨希臘分部或自由黨希臘分部,到1990年,他們為州和聯邦政府提供不少國會議員包括部長人才。

華人組織似乎缺少這類過渡期的政治人才準備,動輒便有團體或領袖代表所謂華人利益,甚至無視澳洲基本價值觀。

希臘社區1982年間受關注。政府就社區的社會福利合謀作假案進行調查。有社團個別僑領接受2,000澳元,給不合格者領取社會福利金。

最后,歷時一年,指控184人中有180人釋放,花費聯邦政府750萬澳元。指控擴大化,少數民族敏感受傷,難免沒有種族歧視的偏見。

希臘政府與澳洲政府在希臘“國內戰爭”和“軍人統治”(1967-1974)時期所建立的關系,在很大程度上受社團游說的影響。基廷政府在馬其頓問題上立場,支持塞浦路斯共和國,于希臘澳洲社團參與建議決策有關。

12.猶太人

新生代希臘人比前輩更快樂,不再模仿前輩生活方式。社團老化的水平比起逆轉的移民回國還要低。青黃不接更令社團擔心。

然而,他們還是出版大量希臘文,在媒體提供一般教育指導,語言學習在第二三代人中還是有明顯的提升民族自豪的作用。

與希臘人比較,猶太人更早進入澳洲。第一船隊就有猶太人囚犯。1817年,新州猶太人辦猶太葬禮協會。自1828年起,日常猶太教服務通常在家里舉行。

早年自由民多來自英國的猶太人,屬中產階級。1840年,各州有分會。淘金時期,人口從1848年的200人增加到1861年3,000人。群居在維州礦區Ballarat,Bendigo和Geelong,新州猶太人區有 Goulburn, Maitland。

悉尼建猶太教堂(1875)。當昆州與新州分開后,有些家庭移到布里斯本,在那形成核心區(1864),建教堂(1886)。西澳自1820年后有少數猶太人,1887年在弗里曼特建社團,其后被珀斯替代(1892),建教堂(1897)。金礦區卡古里也有猶太教堂。

猶太人很早就參與社會文化方方面面建設,出現不少著名的從政議員和律師。1917年,新州議會由猶太人利維(Daniel Levy)任議長,因其過“贖罪日”,當日議會不得不休會。

在第一和第二次世界大戰中,猶太人積極參戰。如同商界人士邁爾,軍人莫納什將軍成為這時期澳洲突出代表。其后有兩位優裔澳洲人擔任澳洲聯邦總督:薩克斯(Sir Isaac Isaacs,1930)和考恩(Sir Zelman Cowen,1970)。

比較早年有俄國難民如商人邁爾(1899)和波蘭難民(1920),因族群人數少,他們的文化影響有限,而1938-1939年從納粹逃亡的中歐猶太人進入澳洲,才奠定其族群的基礎。澳洲政府接受歐洲各地6,000人申請。合格者應有資金買地和有利于澳洲工業發展。澳洲猶太人福利協會負責贊助。在1933-1954期間,人口從23,553人增加到48,436人。僅占全澳人口0.54%。澳洲政府不情愿接受猶裔難民。曾有劃出西澳北部地區設居住地的建議。后因戰事起,便不了了之。

13.杰出人士

移民潮在1950年有匈牙利猶太難民進入,1970年有南非、俄國、以色列,1980年有更多不同國家的族群。他們有極端正統猶太教。猶太人有19間日校,滿足70%墨爾本和50%悉尼的家庭孩子上學。他們受到一些語言蔑視,如稱其“劣夫”(Reffo)“劣宗” (Refujews),如同早年中國人受歧視一般。

各類協會經常組織猶太教育、老人院、慈善捐款、猶太復國運動的活動。涉及文化活動主要有巴奈生日(1843)、墨爾本的第緒語文化活動和東悉尼的哈柯亞俱樂部。其澳式足球俱樂部有11,000會員。全國有州和聯邦兩級的猶太人代表機構。這些機構社團在中東戰爭期間加強與以色列國聯系。

在自由開放的社會,猶太人同化融入澳洲社會。現在人口在8-10萬之間。提倡多元化社會后,他們在宗教、教育、文化和社交保持民族特色。通婚自1920年高峰回落后,人們更愿表明身份特征,不同于早年英澳猶裔不講區別求和諧一致。

不同其他移民群體,猶太人以其人少而貢獻大的特點,來顯示族群的力量。阿德萊德的雷里(Roy Mo Rene,1891-1954)是二十世紀澳洲最成功的喜劇演員。知名人士還有國際活動家和作家貝勒爾(Isi Beibler),工黨政治家英吉德(D. Eingeld),悉尼大學國際法教授斯通  (Julius Stone)和新州自由黨上議院議員鮑姆(Peter Baume)。

值得一提,網查福布斯澳洲首富榜2017年名單,前幾名除第一名女性吉娜(Gina Rinehart,166億)外都是猶裔,例如,第二名地產大王、出生中國大連的特里伯弗(Harry Triguboff,99億,1947年移民澳洲),第三名制造紙箱業的波蘭出生普拉特(Anthony Pratt,58億,其父Richard 1938年移民墨爾本);第四名大型連鎖購物商業中心商家、捷克斯洛伐克出生洛伊(Frank Lowy,57億,1952年移民悉尼)。

自1807年俄國海軍首次進入悉尼,到1835年共有17次來訪。澳與俄關系在克里米亞戰爭(1835-1856)惡化。其后有幾次受侵略威脅(1863,1871,1878,1882)。

14.俄國人

俄派使者到墨爾本、悉尼(1857)。首個外交官在墨爾本任職(1894)。1917年,俄澳商業情報機構建立。俄訪客贊賞澳社會改革和尊重工人階級,留下“工人天堂”印象。

俄國人最早到澳洲是個囚犯。1816年入澳。這比中國最早入澳的木工麥世英早兩年。移民人主要來自俄國的猶太人、芬蘭人和波蘭異見人士。遠東俄國人在二十世紀初進入,到1917年有2,000人。政治犯約500人。他們中的布爾什維克成立俄國工人工會。澳政府曾送俄國代表到北領地考察,商議是否可以建立一個俄國殖民地收留猶太難民。一戰期間,情況惡化,同時俄國激進分子影響擴大,在1919年成為澳洲最激進群體。

俄國1917年爆發蘇聯革命,帝國領事撤走,蘇聯領事不被澳州接受認可(1918-1921)。俄國人參與澳州共產黨建立及活動。俄國與共產主義的聯系,澳洲有人反對,有人支持。一般大眾對俄國態度,受俄國文化藝術成就的影響,特別欣賞其表演藝術,時值俄國芭蕾舞團和歌唱家到澳洲演出(1926)。

俄國移民在兩次世界大戰期間,主要是白俄國人,他們反對革命俄國武裝力量。第二次世界大戰,蘇與美英同盟軍,澳與蘇恢復外交關系(1942)。冷戰出現蘇間諜活動案(1954),導致關系中斷(1954-1959)。惠特拉姆政府時期俄澳關系有特別加強。

二戰后,澳洲接受許多從歐洲和中國來的俄裔猶太難民。1970年初有批俄國人進入。目前俄裔人口為45,000人。自1950年后,這些俄裔人在人口學、歷史、文學、自然科學方面貢獻卓著。大約1,000部澳洲小說被翻譯成俄文。筆者揣則,這些俄裔也可看作澳洲猶太人群體部分,好比東南亞有華人可算入大華人類。

因為這個群體杰出,他們中有大法官不交罰款偽造證據受坐牢處罰、大商家倒閉欠債的案例,很容易造成不良的社會影響。比較起來,猶太人整體形象還是受尊敬的。他們在澳洲基本屬中產階級階層,不同其他少數民族階層參差不一。

15.德國人

德國移民人在兩次世界大戰期間都是受害人,因為他們幾乎無法擺脫祖國戰爭帶給他們受欺辱的影響。

因祖宗關系,英德本是親家。英德血脈建立起漢諾威王朝。自喬治一世到維多利亞女王,長達203年(1698-1901)。因而,不奇怪,委以重任的菲利普總督和澳洲第一位土地勘測設計師,他們都是德國父親的兒子。

自1830年起,有路德派傳教士進入南澳和昆州地區。老路德派不滿新路德教與加爾文教搞團結教會,并受普魯士帝國排擠鎮壓,牧師Augustus Kavel領第一批人(1838)和牧師Fritzsche帶第二批人(1841),先后在南澳 Hahndorf,Klemzig, Barossa, Tanunda,建立山谷村,發展興旺的農業和酒莊。這兩批人因其牧師間個人恩怨和信教形式分歧而鬧分裂,持續超過百年。直到建立“澳洲路德教會”(1966)。大量德國人自1851年后紛紛前來金礦區尋找財富。

除路德派,到新州還有德國天主教派。他們與愛爾蘭人時有關系緊張沖突。大多數人定居置業,做農場,種葡萄,辦釀酒廠。自1860年起,昆州、維州和南澳都鼓勵移民,分給土地和自選土地,直到1890年德國人減少。

從1850年到一戰,德國移民是最大的非英國群體,主要人口集中在昆士蘭(1881-1921)。僅1870-1875年,有四千人進入昆州Logan, Lockyer, Toowoomba 地區。早來者,可分給40-160英畝地,而后來者5-40英畝。凡事都先后有別,移民人受政策變化感受最深。

早年他們的名字出現在公眾視野,有探險家、科學家,涉及教育、音樂、政治、法律、商業、工業各領域,特別制酒業。這些主要是尋求獨立的老路德教派和1848年歐洲大革命后逃難的難民。他們對澳洲植物花園藝業有重大影響。

雖安居樂業,卻有自己俱樂部,管弦樂隊和唱歌愛好者合唱團。與澳洲人通婚率高,尤其移民到維州和新州干活的工人。十九世紀時期,多數群體屬家庭移民,以路德教為中心,不對外開放,回避新教徒。他們視自己為理想安居者。獻身敬業、冷靜謹慎、工作努力,為其他殖民地群體樹立好榜樣。(四十一)(待續)

評論信息

最多輸入150字
驗證碼
條記錄 /頁  首頁   尾頁  

最受歡迎文章排行

11选5每期必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