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新聞 > 澳洲 > 澳洲故事 > 老賴?騙色?“中國阿甘”樊玉虎抵澳!600元6年環游世界,“再找個老婆喜劇結局”(組圖)

老賴?騙色?“中國阿甘”樊玉虎抵澳!600元6年環游世界,“再找個老婆喜劇結局”(組圖)

來源:今日澳洲 時間:2019-10-29 10:17:59 點擊:

600元人民幣環游世界?這句聽起來有些荒謬的話,卻有人付諸行動。樊玉虎自稱“中國阿甘”,在踏入澳大利亞后,即將成為世界“一人一車穿越七大洲”第一人。


本周,樊玉虎來到今日澳洲辦公室,分享旅途中的酸甜苦辣。


屏幕快照 2019-09-12 10.56.56.png,12


經歷多次搶劫敲詐、和股東“撕破臉”、命懸一線……樊玉虎依然信心滿滿。“大難不死,夢想也在實現;再娶個老婆,旅途就以喜劇結尾。”


網上關于樊玉虎“騙財騙色”的爭議從未斷過,樊玉虎一笑置之,“曾經我為這些事哭過,但后來我知道很多人都是紅眼病。”


3次失敗促成“600元環球之旅”


樊玉虎穿著綠色的運動外套,身材瘦高,帶黑框眼鏡。


他自豪地告訴記者,“我每到一個國家,就有媒體采訪,他們都想了解我的故事。”


“樊玉虎的故事”開始于2013年8月11日,從上海出發的他想來一場“環球之旅”,旅途中進行探索性拍攝,完成一部自拍自演自導的電影《西游實錄》。


WechatIMG191.jpeg,12

樊玉虎在旅途中(圖片來源:供圖)


“我渴望有一部自己的作品,可是在接二連三的失敗后,只能獨自一人上路。”憶起從前,樊玉虎顯得有些失落,連連搖頭。


他告訴記者共有3次失敗,促成了“一人出發”的決心。


1999年,樊玉虎投資200多萬,已拍攝15盒膠片,但這部《世紀救亡》最終因缺乏資金夭折。


2004年,他與人合作創作一部科幻片《中華盛世》,在劇本階段就已叫停。


2012年,樊玉虎成立“中國人游天下攝制組”,想要拍一部記錄中國人環球旅行的電影,起名《逍遙騎士》。


他認為,“這是最接近成功的一次,啟動資金花了近百萬,攝制組共20多號人,還有新聞發布會、參加電影展。”


“我賣房子的錢花光了,可惜沒有招商成功。”


在樊玉虎的領英頁面上,依然留著這樣的介紹,“中國人游天下攝制組——制片人、導演、編劇”。


屏幕快照 2019-09-12 11.47.29.png,12

樊玉虎領英頁面(圖片來源:供圖)


記者未查到《逍遙騎士》發布會相關信息,但2013年《中國日報網》曾發布一篇名為《大眾籌資做電影:讓好項目“不差錢”》的文章。


文章中談及在當年的北京國際電影節、上海國際電影節上,一個名為“中國人游天下”的眾籌攝制組展臺尤其引人注目。


該項目旨在召集驢友環球自駕旅行,同時將一路風景、故事拍攝下來,制作成《中國人環球之旅》紀錄片、《中國人游天下》電視節目、《逍遙騎士》電影故事片、《屌絲玩轉地球》電視劇4個影視項目,完成后賣給網絡點擊、電視臺版權、電影院票房賺取旅行費。


攝制組制片人樊玉虎告訴當時采訪的記者,“已經有2000多人報名,陸續加入車隊。”


WechatIMG198.jpeg,12

樊玉虎在接受采訪(圖片來源:供圖)


令樊玉虎沒想到的是,最終踏上旅途的只有他一人。“當時攝制組很多人都愿意,只是沒錢,大家都不敢拼。”


“我就是不甘心,這是我的夢想,很想拍一部自己的作品,就這么不管不顧的出發了。”


遭遇數十次搶劫,“在非洲老了十幾歲”


樊玉虎的“不管不顧”并不是夸大,出發時他身上只有600元人民幣。在蘇州加完油后,面臨“彈盡糧絕”的困境。


“我拍了15年的廣告,資源多,路上主要通過宣傳賺旅費,賺到錢就出發。”他說。


除此之外,樊玉虎開辟了一條“廣告之路”。


他告訴記者,“我開的車可以打車身廣告,朋友圈宣傳、寫公眾號都是我賺錢的路子。”


WechatIMG184.jpeg,12

樊玉虎在旅途中(圖片來源:供圖)


這一路并不好走,亞洲、歐洲、非洲、美洲……每到一個國家,樊玉虎都要為三件事發愁,“申請簽證、語言不通、旅費欠缺。”


因為簽證申請問題被困在英國三個月、溝通不暢在塔吉克斯坦辦簽證被騙錢、昂貴的車輛清關費讓其幾度絕望。


除此之外,樊玉虎談及旅途中遇到的“搶劫”表示“記憶猶新”。


2017年,路過安哥拉納米比亞邊境時,樊玉虎下車休整,在難得看到的中國超市買東西。


買完上車時才發現,一時疏忽,車門忘記上鎖,座位上的包被人偷走。


“里面裝著的都是我在路上拍攝的素材,丟了可就不得了。”樊玉虎后怕地說。


他坐上車,又驚又急,此時,又有四五個人從一旁躥出,拽住汽車車門不放。


“我一看這樣肯定不安全,啟動車就沖進一旁的院子里。”


大院內的保安鳴槍,將追在后面的幾人嚇跑。


據樊玉虎介紹,這家大院是中資企業,他在非洲大多數時候都會選擇中國企業大院歇息。


樊玉虎正在為丟失素材而感到絕望時,保安認識帶頭偷東西的人,最終包中素材被找回。


談及被搶劫經歷,樊玉虎早已見怪不怪,“在非洲被搶了十多次,沒辦法,只能時刻警惕,提高安全意識。”


他笑著說,“在非洲的8個月,永生難忘,老了十幾歲 。”


WechatIMG200.jpeg,12

樊玉虎在旅途中(圖片來源:供圖)

旅途中,最讓樊玉虎印象深刻的是曾經命懸一線的時刻。


索契邊境,天寒地凍,道路結冰打滑,“我經驗不足,開車在路上,差點和迎面而來的大貨車撞上。”


一剎那,樊玉虎以為自己“必死無疑”。


“我也不知道怎么躲過去的,這一次真的嚇人,以后再也不敢怎么莽撞上路,都選擇好走的路開。”他說。


樊玉虎表示,在旅游的圈子中,“意外”是一個非常常見的詞匯,“我有朋友在阿根廷就被車撞身亡。”


這樣的生活稱得上“顛沛流離”,樊玉虎坦承,“很多時候都想放棄。”


自稱“中國阿甘”,“不甘心這樣放棄”


2014年在路上結識的女朋友,更讓樊玉虎萌生回歸“正常生活”的心。


憶起這段感情,樊玉虎言語中流露出惋惜,“她陪著我走了6個國家,一年半的時間,后面她實在受不了漂泊,逃回國去了。”


“漂泊”二字背后隱藏的是日常的瑣碎,路上無法吃到正常的食物、為節約路費只能宿在車上、要時刻堤防搶劫、在阿富汗敘利亞邊境時,甚至要伴著槍聲入睡。


樊玉虎對女朋友的離去表示理解,“不論是中國女人還是外國女人,她們都不喜歡漂泊的生活。”


在夜深人靜時,他會開始考慮,“是否要放棄這樣漂泊的生活?”


“我年紀也大了,身旁的人早就成家立業。女人說如果我不回去,就分手。”樊玉虎回憶。


人在英國的樊玉虎飛回了國,此時女友已經另嫁他人。


最終,樊玉虎還是選擇啟程。


WechatIMG189.jpeg,12


樊玉虎在旅途中(圖片來源:供圖)


樊玉虎稱拍電影是他的第一夢想、環游世界是他的第二夢想。


“我已經為夢想奮斗了20多年,真的不想輕易放棄。”


“就算死了,沒成功,最起碼我曾經努力嘗試過。”他笑著說。


WechatIMG187.jpeg,12

樊玉虎在旅途中(圖片來源:供圖)


樊玉虎用“偏執”來形容自己,“我就是特別不甘心。阿甘沒有放棄,我也不想放棄,咬咬牙堅持下去。”


阿甘指的是電影《阿甘正傳》的主人公,當所有人都在質疑他時,憑借著努力活出精彩人生。


他特別喜歡這個角色,甚至自封為“中國阿甘”,并將其印在車身上。


樊玉虎親切的稱這輛車為“白龍馬”,伴隨著他走過世界的各個角落。


老賴?相親騙色?“紅眼病見不得別人好”


2019年9月12日,樊玉虎的“白龍馬”終于成功離開海關,他將開著車駛上澳大利亞的土地。

然而,伴隨著樊玉虎而來的,還有網上對他的質疑——眾籌騙錢、中國“老賴”、相親騙色。


WechatIMG197.jpeg,12

樊玉虎在澳洲取到車輛(圖片來源:供圖)


記者談及“眾籌騙錢”這個話題時,樊玉虎嘆了口氣,“就那個小螞蟻吧,和另外幾個小股東,我和他們鬧翻了。”


記者在網上查詢時發現,確有一位名叫“小螞蟻”的網友,表示投資十幾萬,但樊玉虎并未兌現承諾。


按照協議,樊玉虎承諾電影《西游實錄》將在2016年12月31日前上映,上映后,回報為雙倍分紅。


除此之外,樊玉虎在協議中承諾2017年12月31日前公司掛牌上海張江Q板或E板。


屏幕快照 2019-09-17 11.40.09.png,12


樊玉虎眾籌協議(圖片來源:網絡)


樊玉虎承認簽署此份協議,但他也覺得自己“很委屈”。


“這是理想情況,可是旅途中碰到太多意外,時間上實在沒辦法控制。我能不想自己的公司好嗎?不想電影趕快上映嗎?”


據樊玉虎稱,他的電影想自己做主,但以“小螞蟻”為首的幾人不斷催促其回國履行承諾,并干預其電影制作,雙方發生爭執。


同時,樊玉虎表示,“他們可以訴諸法律手段,而不是這樣在網上到處抹黑、人身攻擊。”

2017年,樊玉虎被上海市徐匯區人民法院列為“限制消費人員”,即眾人口中的“老賴”。


“網上有人說我人品有問題,但這是因為賣房而引發的糾紛。”他說。


據樊玉虎介紹,2016年因賣房子籌備電影《西游實錄》,與購房者發生糾紛。他稱對方是上海本地人,因限購不能貸款繼而違約。

樊玉虎表示,“法院判我退定金并罰款,等我回國,就找律師申請拍賣房子。”


但記者問其具體回國時間時,樊玉虎表示要先完成夢想。


“網上大部分都在支持我完成夢想,但有一小部分紅眼病患者不停抹黑,可他們的控訴從來拿不出任何證據,我相信法律會還給我一個公道。”


“希望帶個老婆回國,讓電影喜劇結尾”


最讓樊玉虎感到無奈的,是有人對他“相親”提出質疑。

“我這么大年紀了,就想找個老婆,和人結婚生孩子,這有什么錯?”樊玉虎談起網上關于他“騙色”的說法頗為不忿。


屏幕快照 2019-09-17 17.19.05.png,12


樊玉虎與相親對象(圖片來源:供圖)


記者留意到,在樊玉虎個人公眾號上,絲毫不掩飾自己對結婚的渴望,出現不少和女人相關的文章。


例如《她滿腦美景美食,我滿腦就想追她生孩子》、《沒五百萬彩禮不結婚,沒一晚上9次的能力不能碰她》、《不知道的以為我在嫖娼》……


其中一篇文章中談及在澳認識的一位女孩,樊玉虎直言,“好幸福,跟著她吃香喝辣,但她也很現實,我滿足不了她五百萬的彩禮錢,更不可能給她一個安穩的家。”

據了解,樊玉虎接下來計劃環澳洲自駕3個月,再從達爾文港口上集裝箱到印尼,然后自駕去新加坡、馬來西亞、泰國、老撾,最后回到云南邊境。


屏幕快照 2019-09-17 17.20.56.png,12


樊玉虎在澳洲(圖片來源:供圖)


樊玉虎告訴記者,他在不同的國家相親過十多次,“有我看不上的,不想和有過孩子的女人在一起,也有人看不上我,反正就是沒有緣分。”


他甚至有些懊惱,“在非洲的時候應該帶個女人離開,可惜外國人也不愿漂泊。”


雖然感情不順,但談及未來,樊玉虎仍然很有信心,“已經有很多人要購買我個人IP,我要把幾萬小時的素材剪成電影,也想把自己的故事寫成書。”


接下來,樊玉虎將抱著這樣的期望繼續自己的旅程,他告訴記者,“在澳洲拍攝期間,要努力,也許有機會找到一個白人老婆。”


“只有找到了老婆,我的故事才是喜劇結局,而不是悲劇結局。”


您如何看待樊玉虎的“追夢之旅”?歡迎留言參與討論。


新聞排行

11选5每期必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