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觀點 > 澳洲眼 > 【澳洲眼】資產估值將影響退休金 基金管理大量轉向基建投

【澳洲眼】資產估值將影響退休金 基金管理大量轉向基建投

來源:澳洲網 作者:本站編輯 時間:2019-11-19 19:17:17 點擊:

【澳洲網孫詩詩11月14日編譯報道】在變化莫測的世界里,房產價值仍舊令人難以琢磨。盡管標榜自由世界的領導者咬緊了牙關,擔憂家庭消費品缺乏通脹能力,但房產價格仍在上漲。


在過去10年里,沒有房子或沒有資本進入股票市場的任何人都會沮喪地發現,由于利率處于最低水平,人們對高價物品和任何能帶來收益的東西產生旺盛需求。澳廣網11日報道,位于郊區的普通房屋已經從庇護處轉變成日益難以獲得的資產。這造成了巨大的貧富差距,破壞了澳洲平等的神話。如果你的父母沒有房子,你可能也不會有了。不僅僅是房產價值失控。


估值,尤其是那些不容易被定價的東西,已經瘋狂到進入白日夢的世界。為什么這很重要?首先,這可能對你實際領取多少退休金產生嚴重影響。共用辦公空間供應商WeWork創始人紐曼(Adam Neumann)無意中揭露了這一現象。他的公司卷入了看似平常但非常危險的生意:長期租賃辦公空間,然后再短租給人員不多的客戶。兩個月之前,他的贊助者評估這項生意的價值在470億美元(合692億元澳元)到650億美元,投資者也強烈要求分羹。直到上周五(11月8日),這家位于紐約的公司市值縮水至49億元,這一切只在幾周內發生。考慮到它每年損失10億美元以上,你可以會說,這還是太樂觀了。


但是為什么要把荒誕的估值放在首位呢?每次WeWork的贊助者用現金付費,他們就抬高了生意的價格。這樣他們就能從出色的借貸及投資策略中獲利。這個生意是要介紹給那些被騙,輕信了這個故事的投資者。WeWork只是最近被過度炒作的一長串上市科技公司中的一家。


這也是為什么像Uber和Lyft這樣的上市公司的股價低于發行價的原因。就像許多其他新來者,這些公司的“價值”不過是金融家們憑空捏造的數字,他們希望收回最初的投資,并獲得一些可觀的回報。這仍在繼續。最近幾周,隨著不同的富豪榜單出爐,初創公司的年輕執行官們飛躍到億萬富翁的位置。但基于他們管理的公司的價值,這些公司賺的錢非常少。


雖然它們的內在價值在于創意而非硬資產,但給它們定價成為希望利用這些創意的人的沃土。你會如何給東西定價?


俗話說有市才有價。現在的問題是大多數買家愿意任何東西超額支付。為了避免陷阱,大型退休金基金近些年出現一種趨勢,從傳統的股市投資轉向“選擇性資產”。10年前,全球股市暴跌,投資者損失了高達一半的退休金余額,許多大型基金管理公司決定,是時候分散投資了。


在產業退休基金尤其如此。他們一直在基建和房地產等壟斷資產中尋找穩定的收入。最近,他們投身于私人股本,將上市公司私有化。這一策略通過降低行業退休金賬戶在動蕩市場中的風險敞口,幫助穩定了它們的業績。但真的是這樣嗎?上市公司的價值每時每刻都在證券交易所開放。私企不會這樣。她們的價值每年由會計師團隊或猜測價值的執行官評估一到兩次。股市有時劇烈波動,有時也很殘酷。


有時,在牛市高峰期,它們可能會像現在這樣貴得令人難以置信。或者在危機中,比如2008年,股市可能便宜得可笑。考慮到它們也反應出人類的情緒波動,所以它們不總是正確的。不過,它們是透明的。當金融市場崩潰,所有資產的價格也會受到影響,不論它們是否在公開市場交易。在10年前的金融危機期間,隨著商品房價猛跌,負債公司受到攻擊,上市的房地產信托也遭到猛烈抨擊。


未上市或私營投資信托也遭到沉重打擊,即使這些傷痛并不為公眾所知。許多信托無法對那些希望退出并被迫凍結支付款的投資者履行償還本金的承諾。這一理論同樣適用基建。基建資產應該保持它們的價值,因為從本質而言,它們的收入更加穩定。


這是因為它們通常是壟斷性質的,并提供基礎性服務,受到市場變化無常和消費者心血來潮的影響更小。結果就是,許多行業基金在平衡和保守的選擇中,加入了大量對基建的投資。但是基建資產是高價的物品。


它們不能被輕易買賣,這讓它們成為非流動性資產,也很難對它們的準確價值和價格進行評定。IFM由27家行業退休金基金會組成,它的投資者已經迅速為基建和其他“可選擇性資產”進行投資,目前成為世界最大的基建利益方之一。


不像10年前的金融危機,Macquarie Group和Babcock&Brown集團為基建項目支付了荒謬的價格,背上巨額債務,如今的行業退休基金會采取了更加保守和負責的做法。但是,在一個所有東西都被過度估值的世界,僅僅脫離公眾的視線還不足以保護我們免受金融市場動蕩的沖擊。作者:澳廣網財經主編Ian Verrender

評論信息

最多輸入150字
驗證碼
條記錄 /頁  首頁   尾頁  

最受歡迎文章排行

11选5每期必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