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觀點 > 大洋潮 > 墨爾本賽馬節

墨爾本賽馬節

來源:澳洲網 作者:捷豹 時間:2019-11-07 17:01:34 點擊:

11月迎來了墨爾本杯的賽馬日(Melbourne Cup Day),又被翻譯成墨爾本賽馬節。初初移民來墨爾本時,覺得墨爾本市民很無聊,居然把賽馬當成一個大慶典來慶祝,并把當天規定為公共假日。后來才知道原來這個國際上知名的節日對本地旅游業有很大的影響。本周二幸虧陽光燦爛,一掃前一天的陰風驟雨,讓參與者,尤其那些打扮得花枝招展得女士太太們可以招搖顯擺種種多姿多彩的絢麗服裝和頭飾。這是說部份參與者目的在賽馬,然而很大部份的來賓卻是為了走秀或看秀而來的。無論如何,大家開心就好。

 

不久前在澳廣電視4 Corners節目中揭露了參與競賽的馬匹并不如大家想象那么“好來好去”。視屏揭露了一些曾經風光一時,為馬主贏過大筆獎金的“英雄”馬匹在“體力不支”(超過7歲以上)時,的確應了“兔死狗烹”的命運,不但被殺而變成寵物的飼料,且殺馬過程極盡殘忍殘暴,慘不忍睹。被曝光的屠場極力為自己辯護,而聯邦政府只在口頭上表示憤怒之余,并無提出特別方案來對癥下藥,起碼我沒看到政府采取了任何具體對策,背后如何應付則不得而知了。我認為像這種對動物殘忍的行為應該將事實公開之余,政府更有義務公布其行政,以圖同步謀取公民教育的成果。隱晦其行政方針究竟為何?公布了政策含危害國家安全的顧慮么?不。反過來。維洲賽馬公會在第一時間里就宣布撥出2500萬元作為賽馬的養老福利金,這項目配合了維州政府多年前撥款于一個稱為“英雄”(重振雄風)的項目。據知這個Hero Program目的用在于安置(re-home)退休馬匹,讓它們或重新受訓去小賽事里參與競賽或安享天年,能夠自由自在地在草坪上安祥度日。有人或許說墨爾本賽馬公會之所以會那么慷慨解囊無非是為了維護自身利益。或者吧,但現實存在著退了休的賽馬目前面對很悲慘得下場,凡是能夠糾正這讓人心酸的方案不管其背后動機如何都是一個文明社會的表征,值得推崇和點贊。

 

澳大利亞人民經過上世紀得黑暗及不人道(白澳政策),經歷過一段可歌可泣的努力改革后,逐漸走向文明。聽過一段莊子夢蝶得故事,這故事被日本一名詩人作為題材,后又經西方現代哲學的模仿轉載,讓故事變成人類文明的某種啟發。故事說主人翁在夢中幻化成一只蝴蝶,在陽光充足得花圃中穿梭翱翔,享受那溫和的陽光及微風輕輕掃過背脊和翅膀,很舒適。主人翁醒過來時還不斷回味這個愉快得感受之余,開始懷疑究竟是自己夢見了蝴蝶,還是蝴蝶在發夢自己是“人”。西方哲學大肆炒作,把主人翁夢蝶的故事拿來形容對萬物的關懷體恤。如此不但用于人與人之間的人際關系,更勾畫出西方哲學對人類以外的動物也施以同等靈性的關懷。這種哲學被長久傳播,導致西方人對其他動物(不單對自己喜愛的寵物)的關懷。因此,早些時曝光印尼宰牛場的殘忍,繼而對出口生羊在運載途中因擁擠而斷命而到剛剛揭露得退休馬匹的下場等等,都讓澳洲人感嘆哀悼,其程度不遜于倫敦的39名越南偷渡者死在運輸車上的慘況。這中人類文明得高度升華正式華社應該大力贊同與響應的,因為當一個社會連動物也能體恤的時候,對待不同膚色的族群要兇也未必兇得起來。

 

 

評論信息

最多輸入150字
驗證碼
條記錄 /頁  首頁   尾頁  

最受歡迎文章排行

11选5每期必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