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觀點 > 大洋潮 > 澳大利亞零售業的疲萎

澳大利亞零售業的疲萎

來源:澳洲網 作者:捷豹 時間:2019-11-20 15:00:25 點擊:

澳大利亞第三季經濟報表不讓人樂觀,零售業的營額是自1990年以來最疲弱的。而讓財長以及國家儲備銀行真正擔憂的是官方利息已經被降低至空前低洼的0.75%,再加上莫里森政府剛給了72億澳元的減稅方案后,這兩項措施本該有提高消費傾向和增漲GDP的機能的,現在卻眼巴巴看到掀不起一點兒的漣漪,怎能不讓人關心?

儲備銀行行長,Philip Lowe先生早在一年前就鼓勵聯邦政府抓緊入場干預了。他的建議是把基建工程往前挪之余,更應該考慮“撒錢”的救市措施。然而,Josh Frydenberg財長自上任以來就一直不間斷地表態他消除財政赤字的決心。近期在昆州和新州發生的嚴重旱災已經讓政府忍痛撥出數以億元計的濟災專款了,這樣就讓消除赤字的努力加了層困難。觀察家說這擔憂讓競選承諾的房屋首購擔保(5%首期)被大幅度限制了,而且殘章保險的撥出據說也因此而被刻意放緩。如果消費信心不能在即將道來的圣誕節前后大幅度提升的話,預計不少大大小小的生意可能會受到破產的壓力。

 

財長會否接受儲備銀行的建議,打開國庫來刺激市場?很難說。一方面是競選時期許下過消除赤字的承諾,另一頭澳洲公民又把減稅以及降息所得往兜里收藏,進退維谷的形勢讓財長感到“矮子騎高馬,上下兩難”了。自由黨的參謀們會否后悔選舉時承諾了分段減稅措施呢?不知道。假如沒承諾減稅,那么國庫中多余的閑錢就可以用來賑災,或大興土木搞建設甚或直接入市干預等等。最近財長被問會否把第二輪的減稅措施提前發放時,財長支支吾吾的,不給正面答復。他一方面可能擔心如此做會讓財政赤字頑強不滅,另一方面看到澳洲消費者“有進沒出”的心態,懷疑第二輪的減稅措施會否遭遇同樣的命運?

 

目前銀行利息一降再降,經濟學的理念是公民儲蓄傾向(Propensity to Save)必定會相應的降低,而花費傾向必定會受到刺激而上飆的。今次反常現象讓人詫異之余,也一致相信不是“一日之寒”所致。前面曾經沒少提到過澳洲11年來沒有一套完整的能源方案,以致投資者裹足不前,讓澳洲的電源供應呈現抓襟見肘狀態,也同步影響到下游工業的發展,進而讓電費昂貴,也讓下崗失業的恐懼感大幅度增加,因此讓公民失去了花錢的信心。其他因素是中澳貿易的版副近期來往下滑跌不少,其中緣因除了中國本身加嚴了外匯管制外,自由黨的幾位后座議員(Andrew Hastie, Kames Paterson, Tim Wilson等) 以及外長Maries Payne對中國的批評也對此沒啥幫助。請留意我并沒有評論誰是誰非,只是指出實情實況,然后提出可能被牽引出的后果罷了。另外,Andrew Hastie議員的時間選擇的確令人尋味。他發表那篇爭議性極強的文章時,正是貿易部長Simon Birmingham(伯明翰)率團去中國加強兩國關系來促進雙方貿易之際。時間上的選擇有人說是巧合,然而觀察家們都知道政治發言很少是沒頭沒腦隨口而出的。這么充滿火藥味的文章在時間選擇上那么湊巧,難以讓人相信就是。起碼貿長本身就不信了,也因此讓他過后發表了公開對他黨內同僚的質疑,同時促請同黨的后座議員們,在發表言論之前最好先讓內閣成員先過目過目。無論如何,中國對這些批評很不受用,數天前把Paterson和Hastie兩位議員的簽證申請給拒絕了。雙方的明搶暗箭有沒影響到雙邊貿易?你說呢?要沒有,貿易部長為何那么急?

 

零售經濟的萎縮之其他緣因是六年來工資停滯不漲,繼而讓一般家庭捉襟見肘,少了零花錢。這點也是儲備銀行行長一而再強調的,而財長本身也表面上認同并信誓旦旦地表態會抓重處理云云。政府的長線預算案里也曾把幾年后的工資在字面上突然提高,然而卻沒說明其過程或背后上漲的緣因。在財長全神貫注于消除財政赤字的決心下,要讓工資上漲唯有依賴民間企業來牽頭。民間企業有這能力么?這篇文章的標題已經很清澈地給了答案了。

評論信息

最多輸入150字
驗證碼
條記錄 /頁  首頁   尾頁  

最受歡迎文章排行

11选5每期必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