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觀點 > 三家村 > 友兮敵所倚,敵兮禍所伏

友兮敵所倚,敵兮禍所伏

來源: 作者:鮑宇 時間:2019-08-29 15:57:54 點擊:

上周,莫里森登陸河內,成為25年來首位對越南進行雙邊訪問的澳洲總理,行程重點表面看來是促進兩國關系和加大經貿交往,但不可避免令人聯想到另一個原因是與南海局勢敏感問題有關——澳洲希望和越南建立更緊密盟友關系以抑制中國。

查查歷史,距離澳大利亞出兵參與越南戰爭還不到60年,昔日的“老對手”重新站在一起,令人想起那句老話,沒有永遠的敵人只有永恒的利益,或者是另一句,敵人的敵人就是朋友。

應該說在戰爭結束后,越南社會緩慢恢復,并在80年代實行改革開放,經濟開始逐漸增長,其年輕、待興和活力的面貌吸引了不少外資進場。曾經有一段時間,因為中國人力成本上升,越南因其低成本優勢吸引了不少勞動密集型產業轉移,如韓國三星、LG電子、TCL、中國美的等已在越南投資設廠;到現在,轉向的產業已經是更為上游的醫療服務、高科技(如手機、芯片)等等。經過30年的發展,外資投資在越南已經處于穩定增長的階段,這令越南經濟增速良好,尤其是近幾年更入列世界前三,令人矚目。此外,越南目前在國際事務中扮演的角色越來越重要,參與了各種跨國經貿合作組織,突出自己可靠聯盟形象,之前主持過特朗普和金正恩第二次會晤,明年還將擔任聯合國安理會非常任理事國。

中美貿易戰爆發以來,“越南將成為最大贏家”的說法很流行,但也有人不看好,因為越南的短板也很明顯,如基礎設施跟不上,這意味著鐵路、港口、高速公路不完善,令運輸和物流受累,影響進出口;此外產業配套與中國也難以比較,“不出中關村就能找到所有手機零配件”的傳奇難以短時復制。此外,越南機構的腐敗已經是擺到臺面上的事了,投資也存在風險。

在澳洲和越南的合作上,媒體統計自2012年以來澳洲和越南的貿易增加了一倍,雙邊貿易額達到了145億澳元,目前已有眾多澳洲大企業在越南開展業務,包括澳新銀行(ANZ)、造船廠澳斯拓( Austal)以及物流巨頭林孚克斯(Linfox)等,而且在供應液化天然氣和基建方面也有不少商機。可以說,形勢向上,但體量難以有質的飛躍。

也大約在2012年后,澳大利亞和中國、日本、韓國以及越南、菲律賓等東盟國家的經貿逐漸上升,由于這些主要貿易伙伴的進出口貨物必須經過南海,這也引發了澳大利亞2012年以來格外關注南海局勢以及中國在南海的行動,并開始加強與菲律賓、越南兩國的海上防務交流,“直接”介入南海爭端。

我們可想到,越南和澳大利亞本來只是一個普通的商貿合作伙伴,卻因為各種因素成了澳大利亞不得不選擇發展成的“盟友”。

但實行一黨專政的越南與澳大利亞在意識形態方面有著天然的差異,即使這一段時間來,越南做了很多姿態與美國靠攏,開放港口也好,向美國購買武器也好,更多是經濟互惠,如果一旦涉及到把越南并入西方國家設計下的國際體系,涉及其政治體制獨立自主性,矛盾沖突無可避免。此外,就目前來說,中國和越南兩國在經濟上有密切聯系,中國已經連續11年是越南最大貿易國,華資華企在越南的地位依然很重要,共同利益太多,雙方實力懸殊,維持良好關系依然是主旋律。

或是個人偏見,越南在外交上有不少“黑歷史”,今天是盟友明天調轉搶頭的事情不是一次兩次,現在的姿態也有點像利用大國的矛盾點生存拓展,小動作不斷,也許會引來更難預料的冒險。

相關閱讀:

評論信息

最多輸入150字
驗證碼
條記錄 /頁  首頁   尾頁  

最受歡迎文章排行

11选5每期必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