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觀點 > 大洋廣場 > 空前危機!人類大進化

空前危機!人類大進化

來源: 作者:陳向陽 時間:2019-08-07 15:12:05 點擊:

人類不是總在進化嗎?怎么是危機?

因為這將是前所未有的進化,速度之快,幅度之大,后果之嚴重,遠遠超出我們的想象。

這是以色列人尤瓦爾.赫拉力在他的書《未來簡史》中發出的警報。

到底有多嚴重?一句話:現代智人,也就是現在世界上所有的人類,將被進化出的“新人種”取代。換句話:現在的人類即將滅絕。

這是故意夸張聳人聽聞吧?恐怕還真不是。認真思考,我們都會看到一個巨大的陰影在步步逼近。

人類的科學技術正在爆炸式進步,但是作為生物的人類自身呢?雖然也在變化,可是慢得不成比例。但,這就要徹底改變了。

我們都是數萬年前走出非洲的那群“現代智人”的后代,如今有了明顯的表面分異,從熱帶雨林里身高不足一米五的黑人到北歐身高兩米的白人。但是在基因層面的分異卻仍然很小,小到還完全屬于同一個生物種(species),小到和幾萬年前的那群人在身體構造和智力上也沒有多大差別。就是說,哪怕表面差別最大的“小黑人”和“大白人”也可以繁衍后代。再假如,一萬年前石器時代的嬰兒誕生在今日,他(她)可以像現在的人一樣成長、上學、工作,不會與現在的人有什么差距。

所以會如此,就因為人類的生物進化相當緩慢。但是,這種狀況就要被人類自己打破了。

不久前,一位中國科學家賀建奎搞出了兩個經過“基因編輯”的嬰兒,引起軒然大波。隨后是一片聲討,中國政府也不能不出面批評叫停。其實,這并非技術突破,世界上已經有其他科學家也達到了這個技術水平,只是都比不上賀博士那樣“膽大妄為”。

為什么兩個嬰兒弄出那么大動靜?有社會倫理方面的理由,但更有一個深刻原因:被編輯的胚胎期人類基因會代代遺傳,就是說,可以永久改變人類基因,從而開啟“人工的人類進化”。

相比人類的自然進化,這不僅能夠按照設計改變人類的進化方向,還將使進化大大加速。對于這種決定人類命運的重大行動,不能不小心謹慎。

有人說:那又怎么了?這應該是好事呀,基因編輯技術可以治療和防范很多疾病,還可以使人類更聰明更健康更長壽。這是人類的福祉呀!

慢!是福是禍待會兒說,但即便真是福,也不會是全人類的。如今世界上的先進技術,很多僅僅造福少數的富裕國家,甚至僅造福富裕國家中的富人。基因編輯技術更會這樣,不僅因為其復雜性和高費用,更會因為它的巨大潛能而被人為地嚴格壟斷,決不會“普及全人類”。看看今日世界多么相互競爭和排斥:美國能把他的尖端武器和高科技與全世界共享么?同樣中國也不會。

目前一些基因科技的研究成果還在公開發表,是因為它還“很基礎”,遠未成熟到隨心所欲進行基因編輯的水平。但隨著逐漸接近這個水平,“高級基因技術”恐怕會比原子彈的秘密更加嚴密壟斷。因為此技術可以造出遠超常人的“超人”,將構成壓倒性的競爭優勢。

試想,超人的壽命,比方說150歲,而且體力腦力都很強健,那將是什么局面?

能夠“制造出”大批超人的國家肯定將在競爭中勝出。他們的科學家、工程師、軍人會更聰明、更富創造力和戰斗力,整個國家都將運轉得更高效更智能。就連在體育方面,超人憑借天生優勢的身體能力將包攬金牌。

正因為基因編輯技術具有難以估量的潛力,賀建奎事件不僅不會阻滯這方面的進展,反而會刺激各國加倍努力搶到前面,就像明知道核武器威脅到包括自己在內的全人類,才更加渴望掌握它。這場關乎國家和民族勝負成敗的競爭肯定在暗中更激烈了。

盡管倫理方面的顧慮目前暫時阻止了基因編輯技術“侵犯人類”,但這類技術一旦成熟肯定限制不住,因為它有“敲門磚”:幫助人類擺脫病患,這無法拒絕。但是,打開一個缺口,千里大堤就會隨之崩潰。在“幫助弱者”和“制造強者”之間沒有可以堅守的防線。一旦基因編輯技術“安全了”,有關國家就會競相以此“改良”本國人,“超人”一定會出現。

然后呢?貧富差距將有“質的飛躍”。原來的富人只比窮人占有更多財富,此后卻一生下來就注定更強健更聰明更長壽。這種與生俱來的差距將徹底打破“人人生而平等”這個現代普世價值觀的生物學基礎,將史無前例地拉大社會的“階級差距”,造成空前的矛盾沖突和“階級斗爭”。

由于這種基因的改變將一代代遺傳和積累,當窮國與富國,窮人與富人,干脆說超人與常人之間的基因差別越來越大,世界終將迎來“人類滅絕”。

當然,滅絕的只是目前的這個“現代智人”。因為出現了更高等的人種,超人,或者如尤瓦爾稱之的“智神”,于是,就像現代智人曾經使更古老的人種(歐洲的尼安德特人,亞洲的直立人)滅絕那樣,又一次滅絕不可避免。

有人會撇嘴,這也叫“人類滅絕”呀?和世界核大戰造成滅絕是兩回事,應該叫做“取代”或“淘汰”。當然,以這種方式“滅絕”不像核大戰那樣恐怖和殘酷,但也決不會是喜劇,它將伴隨多少凄慘和痛苦現在還難以預料。

也許,能讓我們感到安慰的是:人類還有其它“更好的滅絕途徑”。這聽著像是諷刺。

尤瓦爾.赫拉利指出,人類正在通過三種途徑向“智神”進化。其中最大的“熱門”還不是通過改造人類自身,而是所謂的機器人,或者叫“高仿真的智能機器人”。

當然,機器人不會都仿真,沒必要。比如,現在就有許多從事工業生產的機器人,將來多數的機器人也都沒必要采取人的模樣。但是最可能直接導致人類被“徹底取代”(或叫滅絕)的將是仿真機器人。

如何“徹底取代”?根本不需要好萊塢電影里的那些陰謀反叛,不必用任何暴力,最可能也最有效的是和平競爭。當機器人在各種能力上全面超越人類,最后必然會達到一個歷史節點:人類,也就是全體現代智人,還有什么必要留存于世?

最近日本的市場上已經出現了“妻子”這樣的仿真機器人,這還只是很初級的,但第一批剛投放市場就被搶購一空。

所以說,根本不必爭斗,一切都會順理成章。想想看,人類誰還愿意和一個真人生活?如果仿真機器人更美貌性感、更溫柔體貼、更聰明幽默、更勤勞肯干、更忠實可靠,更更更,你可以把任何一種人們希望的特性加上去。

那么孩子呢?一樣。你可以得到任何歲數、任何模樣的孩子,天真可愛還不哭不鬧,又聽話又關愛父母。人們還有什么必要以痛苦的方式生產那些又哭又鬧、又拉又尿、還又愛生病,而且長大后撇下父母不管,去過自己生活的“臭孩子”?

當大多數的人都想和機器人過日子,都想要機器人孩子,后果還能是什么?

如果你認為那么完美的仿真機器人不可能造出來,就想想當年,懷特兄弟一次次試驗用木頭做的飛機時,有誰能想到僅僅一百年不到,上百噸的“金屬巨鳥”就每天成千上萬地在全世界飛來飛去,甚至人類還飛上了月亮?而現在的科技進步又比懷特兄弟那時加速了許多。

有人說,在某些方面機器人永遠都無法企及人類,它永遠是“冰冷的機器”,而人類有情感,有創造性思維,有藝術鑒賞力,等等。但是,別忘了“深藍”和“阿法狗”戰勝人類的頂尖棋手已經在“腦力”方面重挫了人類的自信。

尤瓦爾特別指出,人與機器之間并沒有一條不可逾越的鴻溝。那些被認為只有人類才有的東西實際上并不存在,比如情感,歸根到底可以追溯到人腦某個區域的某種電信號,這完全可以在機器人身上模仿復制。所謂人類的創造性也一樣。有這樣的例子,把人做的曲子和用人工智能做出的曲子混在一起,連一些音樂家也辨別不清。

所以,越來越多預測未來的學者相信,在體能和智力上全面超越人類的高仿真機器人一定會出現,只是或早或晚。而且超越的距離會越拉越大,或者干脆說,它們就是“超人”“智神”,是現代智人進化的產物。然后呢,不可避免的就是取代人類。

其實這個過程早已經開始了,智能機械已經在不少場合取代了人工,更聰明的機器人也將一步步取代“高端人才”,比如各種設計師、工程師、醫生、教師,甚至還會向“權力部門”進軍,接過一些高級的決策性的工作,因為人工智能“知道”的更多,“考慮”的更全面,判斷的更快更準確,更客觀公正,更鐵面無私。

越來越多的人將失去工作,因為機器人干得更完美高效。尤瓦爾預言,將出現越來越多“無用的人”,沒有任何工作還需要他們。

問題是:“無用的人”會不會最終擴展到全人類?也許那一天還相當遙遠,但這樣一個趨勢很明顯,而且難以逆轉。人工智能的潛力幾乎是無限的,高智能機器人終將有能力代做一切人類的工作,問題只是人類愿不愿意把一切工作交給他們。

是啊,人類會不會到了某個階段猛然警醒:不能“自掘墳墓”,然后就開始遏制高智能機器人呢?很難。很可能在覺悟到危險并真正打算行動時就已經晚了:已經有太多的“高端工作”和“決策權力”落在了人工智能手里,它們自己在設計、生產、研發更有能力的同類。在整個社會中從生產到生活各個環節上它們都已經變得無法替代,社會的運行已經掌握在它們手里,停下來或扭轉方向已經變的不可能。

當然,前面說過,人類也會通過基因工程之類的技術提升自己,變得更聰明能干、更長壽。這倒可與高智能機器人做一番競爭。而且,人類還可以借助其它生物技術來“強化自己”,這就是尤瓦爾提出的人類進化的第三種途徑,也可以說是前兩種途徑的結合。

如今世界上已經在發展人造器官和外骨骼之類的。但這只是起點,為了治療和彌補人的傷殘缺陷。但隨后就自然而然會進一步用各種生物技術增強人類的身體能力。其中最重要的當然是大腦,比如幫助人找回遺失的記憶,從人腦“下載”一些思想內容,這樣就可以把大學者的知識和思想下載保存,避免隨著他們衰老死亡造成人類知識和智慧的損失。

有“下載”,自然也會發展出“上傳”技術,把知識通過生物工程手段植入人腦,尤其是那些需要死記硬背的,比如各種語言的詞匯和定義,這樣可以節省大量的學習時間。把巨量的知識以“生物芯片”的方式植入人腦也將根本地改變人類。

越說越玄乎。

但不管怎樣,今日高科技的發展確實揭開了人類進化新的一章。雖然尤瓦爾.赫拉利說的三條進化途徑中哪一條將最后勝出還難說,但肯定的是,各國都會加倍努力在這三條途徑上邁進,而“超人”或“智神”將不可避免地出現。

而最終的結果也不可避免:目前世界上所有人類(現代智人)將被取代,問題僅僅在于早一些或晚一些,又將以那種方式。

看看幾百萬年來人類的進化,從南方古猿開始,到能人(早期直立人),直立人,早期智人(比如尼安德特人),現代智人。雖然他們之間的進化關系還有不少疑團,但是總體“進化圖式”明晰無誤:從低智能到高智能,一個階梯又一個階梯,或者說,高智能取代低智能。

“取代”本來就是一個不可避免的自然過程。超人或智神不過是當今現代智人前面又一個新的更高的進化階梯。也許我們也只能這樣來安慰自己。

相關閱讀:

評論信息

最多輸入150字
驗證碼
條記錄 /頁  首頁   尾頁  

最受歡迎文章排行

11选5每期必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