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觀點 > 大洋廣場 > 中國向美國學什么?

中國向美國學什么?

來源: 作者:君勤暄 時間:2019-11-14 15:43:08 點擊:

本世紀初,胡溫時代的原國務院總理溫家寶曾于訪問日本期間,在日本國會的演講中鄭重地表示,中華民族要學習日本民族善于向世界強國學習的精神和態度,稱中國的唐朝是當時世界上的強國,日本民族向唐朝學習,實行“漢化”;明治維新時代,日本民族向西方強國學習,實行“西化”;“二戰”結束之后,日本民族學習世界頭號強國美國,實行“美化”,終于使日本位于世界強國的前列。

重溫當年溫家寶的講話精神,至今仍有很強的現實意義。上個世紀九十年代,原中國科學院院長周光召院士率團對美國進行了較為全面的考察后,曾得出了一個很重要的結論,即在整個二十一世紀,美國仍將是領先世界的最強大的國家。二〇一六年,川普當選美國總統后,新一屆的美國政府對往屆美國政府政治正確的對外政策作了重大調整,突出強調重新回到“美國第一”的軌道上來。近年來,美國社會的失業率始終保持在百分之三點七左右,創造了近四十年來之新低;較大幅度地穩定地提升了股市指數;美國商務部十月三十日的報告顯示,今年第三季度GDP年化增長率為百分之一點九,略低于第二季度的百分之二,但仍遠高于預期。美國整體經濟的發展呈現出比較良好的態勢,且國會兩黨對川普一屆政府所實行的這一重要政策表現出了前所未有的認同。

現在看來,“美國第一”方針政策的制定,以及實施這一方針政策所取得的初步成績,非常值得中國政府當局借鑒和學習。中國的經濟情況彷佛恰恰與美國相反,特別是二〇一八年下半年以來,中國經濟下行的壓力逐步加大,二〇一九年第三季度GDP同比僅增長百分之六(官方公布),創下二十七年以來之新低;二〇一九年開始以來,具有一百五十八萬億資本的國企利潤下滑,全國的私企利潤亦有明顯下降;上海和深圳證交所的股市自二〇一五年夏天暴跌百分之四十之后,一直在低位徘徊;目前中國糧食價格已經普遍高出國際價格的百分之五十;九月份中國大陸居民消費價格指數(CPI)上漲百分之三,為六年來最高水平,肉價更是高得離譜,難怪中國大陸有最新的民謠傳云:“二十年前,拿起筷子吃肉,放下筷子罵娘;現在是拿起筷子吃不上肉,放下筷子不敢罵娘。”

中國要做“負責的大國”,這是中國政府很硬朗的一句官話,但關鍵在于怎樣地負責任,是先內后外,還是先外后內?中國作為大國,是世界上最大的發展中國家,是大而不強,這與美國的大而強,不僅有體量上的巨大差別,更有質量上的巨大差別。

中國作為大而不強的國家,時刻不能忘記而又需面對和正視的現實國情是:

人均GDP在世界各國的排名中七十開外,如果剔除GDP水分,實際排名還要往后不少。

比之人均GDP,人均收入更為重要。中國人均收入國際排名一百開外,只有美國的十分之一;而按照人類發展指數排名,中國則低于國際人均收入。

中國貧困人口還很多,看不起病,上不上學,買不起房,就不上業的也不少,還有大批脫貧而又返貧的人……

在自然資源方面,只要一論人均,中國馬上就要掉鏈子。人均占有淡水量只有世界人均的四分之一;人均耕地面積是世界人均耕地面積的百分之四十,排名靠后;石油需要大量進口,約占所需用量的四分之三以上……

中國養活這么多人口,自然資源又是如此脆弱和經不起人均,只有節制欲望,不瞎折騰,才有可能維持社會基礎的綿延。

有了上述這些還沒有展開詳述的客觀因素,中國不僅在很多方面沒有理由于國際上做“負責任的大國”,更沒有必要由中國主動出頭去承擔超越基本國情的國際義務。只要坦誠中國的真實國情並經常去哭窮(鄧小平當年就是這么做的,當時有的非洲國家元首訪華,會見鄧小平時請求中國援助,鄧小平如實說明按人均GDP,中國的世界排名還在貴國之后呢),還會有幾個國家好意思接受中國的援助呀!

然而,近年來來,中國卻讓世界上的一些國家產生了一個誤會,即中國太有錢了,有困難找中國。特別是在主導“建立人類命運共同體”的宣示下,中國政府對外無償援助、無息貸款、優惠代款等多種形式對外援助投入錢財的數量巨大;而現實的經驗則是哪個國家和中國關系密切,那么這個國家就可以得到中國的大把援助。

中國大量地援助亞非拉國家青年學生來中國留學,很多留學生的學費和個人生活費用都由中國政府完全承擔,致使這些留學生還有剩余的錢款去孝敬父母和泡中國女人,山東大學竟然還發生過一名非洲留學生由經過選拔的三名女生伴讀的事情,實在是十分荒唐。中國還承擔了太多的國際會議和國際活動,其中不少是中國政府出錢補貼,大操大辦,大講排場,鋪張浪費,其規模往往是超一流,一條龍服務。要開會到中國,似乎成為了一種國際新朝流。可是,中國依然是一個還比較貧窮的大國呀!

川普總統一屆的美國政府,在“美國第一”政策的宣示下,在國際上頻繁釆取重新建群的策略,實施各個突破的戰略戰術,其它一些國家跟進(包括世界上的主要國家),致使一些已有的國際組織極有可能被邊緣化,世界秩序和格局正面臨大的重新界定和洗牌。在國際上,中國政府是否可以該退的群也要退,該斷的對外援助也要斷,實施“國內第一”的重要政?,是向美國學習的重要內容,亦是具有可操作性的實際步驟。良好的中美關系是中國向美國學習的重要條件,習近平多次宣稱“中美兩國有一千個理由友好下去”,在當前國際局勢新變化的情況下,中美關系無疑仍是中國最重要的外交關系,亦是中國堅持和擴大對外開放的基礎。為此,中國政府更要順應世界文明的潮流,積極地修復中美關系,實現中美兩國互利互惠,合作共贏,共同發展。

毛澤東在生前曾正確地指出:“政策和策略是黨的生命,各級領導同志務必充分注意,萬萬不可粗心大意”。當下,中國政府應該盡快調整對外援助的政策,重新回到鄧小平務實的外交路線上來,回到“國內第一”的軌道上來,一九七九年中美建交之后,鄧小平訪美期間,曾對隨團的中國社會科學院副院長李慎之講過,凡是和美國好的國家都富起來了。中國政府不是要繼續“負責任”地援助其它國家,不是要主動地承擔過多的不必要的,只要面子不要里子的國際義務,而是要先照顧好中國自身。其實,把占世界近五分之一人口的中國事情辦好,走上文明富裕的正道,不給世界找麻煩,這才是中國作為大國的真正定位,也是對人類世界所盡的最大的國際義務。中國還不夠強大,先照顧好中國自己實乃天經地義,難不成還“責任”地先去援助其它國家?反之,世界上有一些國家不僅難于理解中國,還會來中國無厘頭揩油(菲律賓現任總統杜特爾特就是這樣一位善于到中國揩油的國家元首)。

中國回到“國內第一”的軌道上來,最重要的是中國政府要善待本國國民,著力提升國民的整體素質,讓誠實守信的中華傳統美德在社會生態和政治生態中真正生根發芽,繼而衍生出思想文化和科技創新的國際競爭優勢,這才是中國作為“負責任大國”所應追求的遠大目標。曾創造了五千年燦爛文明歷史的炎黃子孫,不乏實現這個遠大目標的特有潛質和能力。內強是外強的根基,否則外強不可持續。只有做好一個對內“負責任”的中國,中國才有希望成為一個融合于國際文明潮流的世界強國。

二〇一九年十一月初于悉尼

相關閱讀:

評論信息

最多輸入150字
驗證碼
條記錄 /頁  首頁   尾頁  

最受歡迎文章排行

11选5每期必中